1998年7月11日 星期六

昨晚在外婆家中借宿一晚。因為外婆住在九龍,要坐很早到達機場的話,在九龍出發比較方便。 人生第一次在外婆家中過夜,但可能因為要睡在 尼龍床上的關係,所以睡得不太好。在4時45分起了床,5時30分左右就同媽媽離開外婆家中,然後坐的士到九龍機鐵站,乘坐最早的6:00列車到機場。 我 是第一次坐「機場快線」,而且機場也只不過剛剛新開了一個星期左右。 7時左右大家在機場集合,見到一班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人在身邊,反而有點緊張。飛機在9時10分起飛,所以8點多就入了閘。雖然和媽媽 說了再見, 但幾乎沒有捨不得的感覺。雖然是遊學團,但是很自由。從過關到入閘,都不是團隊一起進行的。 第一次自己過關,第一次自己入閘。第一次坐機場大樓 內的無人駕駛列車。很快就入了閘,上了飛機。我的坐位在通道和窗口位中間,很不好彩啊。 坐了一會,可能昨晚睡得不太好的關係,所以在飛機上感冒了。身上的兩包紙巾,不一會兒就用光了,連飛機餐用來抹咀的餐巾也用來抹鼻涕。 好辛苦才捱了四個小時,就在日本時間2時15分左右到達自小一直渴望的東京。 下了飛機等齊其他同學後,已經是三時多,但一點也不疲倦,反而十分精神。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停車場等待旅遊巴來的時候,覺得日本的 空氣很清新,而且很自由。可能因為之後的四十多天就「無王管」的關係。 然後坐旅遊車到我要入住的宿舍。我居住的地方叫「赤塚」(あかつか)的一個小鎮。雖然是小鎮,但是不落後。 我的宿舍,其實只是一座普通住宅大廈。一座11層樓高的大廈。11層樓在赤塚來說應該是最高的。我們住的單位就在二樓位置。學校找了地產公司 租了其中一個單位, 然後分租給我們。即是說,這不是正式的學校宿舍。只是普通住宅大廈。包租公給我們每人一條插片式的門匙,是用來開啟大廈地下的大門用。

放下行李,和其他同房同學打算外出時,突然下大雨。但是我們都非常肚餓,因為我們早上11時在飛機上吃過飛機餐之後,現在都已經是晚上8時30分了。 淋著雨,我們走到火車站旁的麥當努對面的中華料理店吃中華飯。(其實想起來也很笨,在日本的第一餐竟然吃中餐)。之後就立刻返回宿舍,沖涼後就睡覺。 p.s. 今晚是世界杯 法國對巴西的決賽,但是太眼睏,所以睡過頭沒有起來看。   



1998年7月12日  星期日  晴  19度

今天很精神,可能因為昨晚腄得很好,但今天起來就覺得很冷,因為今天只有19度。其他同房就沒有精神,因為他們昨晚看世界杯 法國對巴西的決賽。他們告訴我,法國奪杯。 下午和兩個同房的同學,一個叫MICHAEL,一個叫韓置。我們到了池袋買山手線 加 地鐵既月票。到了池袋,Michael雖然只有18 歲,但是Michael的日文很利害,原來Michael在香港是做日語導遊的。 所以日語會話很利害。Michael幫我們買月票。月票很貴,要 10980円,即係600蚊港紙左右。    我們先在池袋坐山手線到了高田馬場站下車。明天就要開學了,為免明天第一天上學就遲到,所以先去找找學校的所在地。MICHAEL和韓置的年齡都比我大, 當然由他們行先。但他們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學校。後來MICHAEL問路,可是當地人也不知道所在地。    後來我才開聲,說他們行錯了路。然後,我憑著在香港時看過高田馬場地圖的記憶,不一會兒就準確地找到了學校。MICHAEL和韓置問我點解會識路? 原因是 我看過地圖一次就不會忘記。他們都說:「利害,利害﹗」 後記:往後還有更利害的事情。   之後我提議去池袋的東京消防局參觀。因為這間消防局有部模擬地震既機器免費試玩。機器上面是一間房間, 坐上房間上,會開始模擬地震發生時的感覺。整個房間 初初會有輕微的震盪,這時應該要做甚麼呢? 當然會有專人教我們如何做。後來,這部機器會模擬一下七級地震發生時的感覺。原來真的很可怕,拋得很利害,好像 坐過山車一樣。我們幾乎怕到要那個消防員停了那部機器。  另外也有一部教人緊急逃生的房間。它是模擬屋內有火災,成間屋都充滿隆煙時,如何逃生。進入這個房間後, 房間會噴出黑煙。不用一分鐘就 已經黑到伸手不見五指。還有,那些黑煙的味道很臭。原來短短的十多米路既房間內, 要逃出這個房間,真的不容易。因為房間內會有很多很多門,都是「堀頭路」 的。MICHAEL和韓置很快就逃出這個房間, 但因為太黑,我看不到逃生指示,而且不斷地開錯門,好像迷宮一樣,我竟然花了五分鐘也找不到出口。隆煙愈來 愈大,個消防員怕我會出事,所以立刻熄機,不用一分鐘就抽走了隆煙。 MICHAEL和韓置說,若果剛才是真的火災,我已經死了。消防員說了很多話,但我也聽不明白。後來Michael翻譯給我知,說: 「你應該事先就看看逃生指示牌,不知道逃生出口在那裡,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離開消防局,打算返宿舍。

這時MICHAEL提議不如從池袋步行回赤塚。結果,邊行邊問路的情況下,用了四個小時才回到宿舍。累死。回宿舍前,在附近的便利店買 了麵包,牛油,牛油刀,和一包意粉回去。煮了半包意粉充飢,然後上床睡覺。 
  
 

1998年7月13日  星期一  晴  19度

今日很早就起了床,在這裡每一日都睡得好好。雖然是睡在「碌架床」,而且張床比我屋企那張還要細三分之一,但真係好舒服。可能因為這裡 沒有太大壓力。     今日第一日上學,一早起來就食昨晚買的麵包和牛油。之後就出門口上學。估不到這個人口密度不高的小鎮也有地下鐵,在香港的話,一定沒有可能。 地鐵站就在宿 舍的不遠處。原來早上的地鐵站也有很多人。到了池袋站轉山手線。嘩﹗好似走難一樣,成個池袋車站早上返工時間真係好似過年時, 人們北上大陸一樣,很多很多人。(後記:其實可能因為我自少就在新界長大,早上繁忙時間沒有到過港島區返工,所以沒有見識過香港其實也是一樣那麼多人。) 
  我要在池袋轉JR的山手線到高田馬場,突然一班 美少女戰士 在我眼前出現。一班穿著住水手衫的女學生竟然在我後面排隊。 可能因為昨天是星期日,所以一直也看不見著住水手衫的女學生。還以為穿著住水手衫的,是漫畫的橋段。估不到活生生在眼前出現是多麼的震撼﹗   繁忙時候的山手線很迫很迫,迫到幾乎連站立的空間也沒有。過了兩三班火車才能迫上去。到了高田馬場站就立即跑到學校, 幸好剛剛打鐘。老師很準時,九時正進 了課室。這個老師是一位女教師,她在白板上寫了自己的名字「佐野朝子」。日文讀法是「さのせんせい」,不過我通常都讀了「沙蘿錫錫」。 這個老師很可愛, 她很用心的教我們日常用語,雖然我學了大約一年日文,但是也不太明白她說甚麼,但我相信很快就可以聽得明白。 時間過得很快,放學時間是12時40分。放學後就到了學校附近的松屋吃午餐。第一次吃牛肉飯,原來牛肉飯很好吃。午餐後,就到了原宿。 在原宿買了兩件衣服,用了5040yen。又買了Speed的咭,還有一個銀包。行了一會兒,原來不知不覺已經行了3個小時。之後就回宿舍了。 今晚就吃昨晚吃剩的意粉。然後就看電視。的確是「看」電視,因為完全不明白內容講甚麼,只是「看」。

 

 

佐野老師
宿舍的廚房


 


1998年7月14日  星期二  晴  19度

   

今日和昨日一樣準時出門口上學。但今天看不見美少女學生,只看見一班肥少女學生,她們真的很肥很肥。 今日遲了十多秒,原來老師已經進了課室開始點名,還已 經剛剛叫到我的名字,幸好我在門口已經用日文叫到。老師開門給我, 竟然是一位男老師。我初初以為進錯課室,但老師問我甚麼名字,我指了一下點名簿上的名 字,確認我真的沒有進錯課室。    原來逢星期一、三、五是佐野老師上課。逢星期二、四就是這位男老師。他也在白板上寫了他的名字「八方 涉」。 然後,他用日語讀了出來。我們全班也「吓﹗」了一大聲,之後就不停地笑。因為原來「八方」這個姓氏,在日語的讀音是「刻薄」。 所以我們當要叫他的 時侯是「刻薄せんせい」。這個老師,外表和樣貌也很像MR.BEAM。連他自己也說很像。頭一節課,老師自我介紹。他今年自稱28歲,未婚,最愛的食物 是「香蕉」。這個老師真的很搞笑,成日帶漏東西上課。   今天覺得很累,放學後到了松屋吃牛肉飯後就回宿舍洗衣服和睡午覺。睡到六點左右,就起來煮意粉吃。前日買了一包意粉,果然很抵,吃了三天。   之後,就看電視的日劇了。今天的九點鐘日劇是「神啊﹗給我多點時間」。有金城武和深田恭子。 
  
 

1998年7月15日  星期三  陰  20度

 

今日上課見到佐野老師。特別醒神。好像影印一樣,到了中午就下課了。然後又像影印一樣的中午,在松屋吃牛肉飯。仍然覺得很美味。 今天的節目是和同班兼同房同學的「葉先生」到新宿。初次到新宿,感覺很好。行了一會兒就經過了花園神社。神社啊,一直渴望到的地方。神 社給我的印象好像漫畫動畫才出現的地方。本來想寫願望在願望板上,但是原來一塊願望板要800日圓,原來許願也是有錢人的玩意。 之後到了新宿最繁華的路段上見識見識。在KFC吃過家香雞後,就一直行到黃昏才回宿舍。 

新宿街頭
願望板

 

1998年7月16日  星期四  雨  16度

又是影印一樣的早上。今天是刻薄老師上課。他今天狀態似乎很好。我開始覺得他是好人。 另外今天有一個新同學插班,他是台灣人,姓洪。日文發音叫「こうさん」。佢除了老師之外, 就是班裡唯一不是香港人的人。但我地全班都對他很好。不過這班上似乎沒有太多人識講國語,所以很少人和他聊天。今天午餐去了吃 拉麵,之後就回宿舍睡覺。 今天晚上只係吃了一個出前一丁,然後就看電視。今晚「琛哥」早了回來。我第一次見「琛哥」。「琛哥」他自己一個住單人房,早幾年來了日 本讀書, 後來在日本打工,現在依然住在宿舍。由於「琛哥」已經住了幾年,所以是我們的同屋前輩。我和「琛哥」似乎很投契,有很多東西都談。 晚上成班同房連 「琛哥」一共七人一起到了附近一間叫做JONATHAN'S 的餐廳飲野。JONATHAN'S 是一間24小時營業的餐廳。 因為這間餐廳可以無限次添飲,「琛哥」話每一日也有很多人只叫了一杯東西就坐一整天。也有人坐一整天溫書,而且又有冷氣。  

1998年7月17日  星期五  雨  20度

  

今天又是佐野老師上課的日子,心情也特別開朗。原來今天 日本的麥當努芝士漢堡和漢堡包半價優惠, 放學之後就和同房的葉先生去麥當努吃包。然後到了坐山手線到了秋葉原。秋葉原是一個電子商城區 ,有很多日本家電電腦資訊產品的商場。 大部份都賣電子產品、動畫遊戲和成人用品。葉先生專程來此是買三級片的解碼器。幸好給他就到了。後來他也買了一部 數碼相機。 數碼相機目前來說算是一種很新的產品,喜歡攝影的葉先生興奮到不得了。我問葉先生,帶了多少錢來日本,他說帶了十萬港圓來,並打算全部花掉。

原來他畢業至今,工作了十數年,儲了十多萬元,除了交學費和買機票用了大約五萬元外,另外打算花十萬港圓全部花掉, 好像他還了多年來的心願。原來他主要來的 並不是主要學日語,主要的是他計過,跟遊學團來東京,比起自己花錢來住四十多天還要便宜。 

之後然後我們坐地鐵到了銀座。在銀座走了一會,就坐地鐵回池袋。買了一點手信,是一些手巾仔, 回到香港時可以送給同學們。其實那些手巾仔也不便宜,不過算 吧。   之後到了SUNSHINE CITY附近的遊戲機中心拑公仔。原來日本的拑公仔機很容易拑, 幾乎每一次也成功,一次一隻,一次一隻,很有成功感。晚餐就在SUNSHINE CITY附近的吉野家吃牛肉飯。然後回宿舍休息。 
  
 


1998年7月18日  星期六  晴  30度

 

今天是我的偶像廣末涼子生日。雖然身在日本,但也沒有可能找到她吧。今天不用上課,可以睡到很晚。中午時,琛哥帶我和葉先 生到池袋的一間自助餐廳吃韓式燒烤。
琛哥說這些叫做「食べ放題」。我問他甚麼是「放題」。他說「放題」的意思大概是「任你……盡情、……到滿足」。若果是 「食べ放題」就是「任你吃到盡情。吃到滿足」的意思。他說還有「飲み放題」「乘り放題」「読み放題」之類。 我們吃的韓式燒烤,真的很便宜,只需1000円,就可以任你吃到盡情,吃到滿足。果然是我們窮學生的好地方。 之後坐山手線到新橋站,再轉無人駕駛列車到彩虹橋入口附近的站。下了車步行約五分鐘,就到了彩虹橋。原來登上彩虹橋是要買票的,
中學生 票是100YEN,成人票是300YEN。剛好我銀包內有中學的學生証,用有限的日本語加上少少英語,
和買票的小姐講我是香港來的學生,希望可以買到學生 票。果然可以,很高興。 彩虹橋像香港的青馬大橋一樣雙層設計,橋的上層可以行車,下層就是無人駕駛列車的路軌和行人步通。我們用了20分鐘才能走到台場方向。
現今台場最出名就是富士電視台。還有就是一個人造的沙灘。那個沙灘就曾經拍過戀愛世紀,當時木村就把松隆子的戒子拋到海裡。 我們登上富士電視台。又要收費,學生300YEN,成人500YEN。然後參觀了台場的其他地方。不過很多地方也是工程進行中。
回到新 橋站,步行往東京鐵塔拍照。原來要登東京鐵塔是很貴很貴的。每上一層也要另外收費,結果我和葉先生也沒
有登上東京鐵塔。 回去時,在濱松町吃了拉麵和日式餃子當晚餐。然後坐JR山手線回宿舍。 


 


彩虹橋
宿舍一角,開放式廚房
 

1998年7月19日  星期日  晴  25度

今天沒有打算出街。剛好琛哥今天放假休息,所以他帶我地附近的市場看看。午餐就在車站旁的麥當努吃了兩個芝士漢堡。 然後就到了 LAWSON便利店買了一個琛哥介紹的便當,當作晚餐。原來便利店的便當,比起想像中更美味。今天沒有花太多錢。晚上播放著「電波少年」。加油啊﹗昭仁﹗

 

1998年7月20日  星期一  晴  30度

今天很精神,可能昨天沒有外出,好好的休息了一天。今天早了出門口,因為不想遲到,因為今天又是佐野老師上課的日子。中午放學後,約了 琛哥在池袋站一齊吃LUNCH。琛哥今天也是放假,所以他今天帶我去吃西式自助餐。 然後,和琛哥去行街。我買了2件衫、一頂CAP帽。琛哥又帶我去了買二手CD店的店舖。很平很平,我也了二隻CD。黃昏左右,回到赤塚。在車站附近的 FAMILY MART便利店買了一盒便當晚餐。   大件事了﹗來了日本只不過是一個星期。已經花了接近五萬日圓。即是2000多港元。父母給我只有一萬港元零用錢作為這四十二天之用。只不過是過了一個星期 左右的時間,已經花了五分之一以上。還有六個星期要過活,如果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窮死在東京。 
  
 


1998年7月21日  星期二  晴  31度

  今日放學後,決定不再和葉先生一齊行動。今天在班上才知道,原來是葉先生是班上年紀最大的,他32歲,而我是班上最小的,16歲。 雖然我和葉先生說話很投契,但是我們年紀相 差16年。足足是16年。而因為這個原因,我的一班同房開了一個玩笑,說葉先生每天放學和我去街,是「父子樂」。 又給我改了一個花名「阿仔」。而他們叫葉 先生做「老豆」。他們整天在班房 細聲過大聲笑。不止如此,Michael還說給八方老師聽,之後老師再不叫我「SONY さん」,而是叫我「むすこさん」,即是「人家的兒子」的意思。 或者我很介意給人開玩笑,所以決定以後不再和葉先生放學後一起行動。我決定放葉先生飛機,放學的鐘聲一響就跑出課室走了。 今天開始一個人行動,又到很有親切感的松屋吃牛肉飯。幸好葉先生找不到我。之後,坐JR山手線到了東京站。其實我到東京站,是超出了月票所示的範圍,理應要補票。可是琛哥教了我一個省錢的方法來騙站長,不用補票就可以出閘了。 這個東京站很有歐洲特色。之後從車站走了20分鐘,到了皇宮的護城河位置。當然我不能進入皇宮去看看。然後又行了30分鐘才到了國會議事堂,然後又到走了20分鐘到靖國神社參觀,之後又走了40分鐘到東京巨蛋看看。 然後坐地鐵南北線到永田町轉車,轉乘半藏門線去了涉谷。在涉谷走了一會就回宿舍了。今天大部份時間只是步行,花了很少錢。只是花了 2058円,以後也要好像今天一樣花少錢。

 

 

宿舍一角,左上角的牆上有東京的火車、地鐵路線圖
東京站
 

 

1998年7月22日  星期三  雨  26度

今天葉先生醒目了。我竟然沒有辦法放他飛機,他好像膠布一樣緊貼著我。沒有辦法,今天只好和他一起行動。和他在老地方松屋依舊吃牛肉飯。雖然幾乎每天也吃牛肉飯,但還沒有吃厭。 今天我決定到上野看看。坐山手線到了上野。原來上野也有很多有趣東西賣。特別是一條叫做「アメ橫」的街。我在那裡找到了一件廣末涼子 在BEACH BOY內穿過的同款T-SHIRT。只不過是幾千YEN,所以想也不想就買了。之後才發現自己要慳錢﹗無辦法,都買左咯。 之後不知不覺地去了淺草。淺草是一個遊客區,因為這裡有一個雷門。學校的行程中,有一天老師也會帶我們到雷門,不過我們今天竟然盲中中 咁來到,不過也沒有所謂吧。突然下起大雨,我們就坐地鐵回宿舍。  

國會議事堂
雷門

1998年7月23日  星期四  晴  27度

今天又是在老地方松屋吃牛肉飯。因為昨天錯手買了一件T-SHIRT,花錢比預期多,所以今天不再逛街。回宿舍洗衣服和睡午覺。 晚餐就 在宿舍煮出前一丁。正在煮麵的時候,其他的同房都回來了。他們都很肚餓,所以叫我煮埋他們的份量。嘩,要煮多五個人的份量?而且點解要我幫他們幾個煮呢? 分明就是他們欺侮我。因為我的年紀比他們小。所以我一於少理,扮聽唔到。當他們知道我沒有煮他們的份量時,他們怒氣沖沖,然後離開宿舍。之前的開玩笑,加 上今次煮麵事件,我和他們的關係越來越差。 慘了,來了日本不久就關係這麼差,真不知道如何生活下去。 
  
 

1998年7月24日  星期五  雨  24度

可能是昨晚的煮麵事件,今日我的五個同房同學都杯葛我。唔緊要﹗我還可以和班上其他同學玩。在班裡面,有一個人人都叫他做 「KENKO」的男仔。 他和我的年紀最接近,因為他只不過是比我大一年多左右。所以我和KENKO也很投契。KENKO知道我的五個同房都杯葛我,所以他建議我和負責人講要求搬宿舍,免得日後撞口撞面。而且他今晚帶我和他的一班朋友去玩。於是晚上就和他們幾十人到了上野。 原來今晚上野有夏祭。夏祭的意思是慶祝夏天的來臨,有一班人抬住東西遊行。其實我小時候住過元朗,元朗也舉行過的「太平清醮」。這個夏祭就好像「太平清醮」一樣,是當地人酬神謝恩的一種盛大儀式。  我們一行十多人走到上野公園看有沒有攤販賣東西,不過原來今天沒有開檔。忽然又下起大雨,我們走到一間遊戲機中心門口避雨。我本來打算 影貼紙相,剛剛好也有兩位同班女同學行過,於是大家就一起拍照。她們一個叫 KITTY,一個叫 阿YEN。然後大家一起吃晚餐。 


上野車站
夏祭

1998年7月25日  星期六  雨  24度

今天又不用上課,在宿舍睡得很晚。而且昨晚做了一個好夢,可能因為昨晚玩得很開心的關係。下午打電話給負責人,希望可以轉宿舍。 他說暫時不能轉宿舍,不過下個星期有位就可以了。所以,暫時只好忍耐。 今日下很大雨,整天也不想外出。又在宿舍睡了一整天。落雨落到晚上,琛哥回來時,我和他到了JONATHAN'S 傾計,和他談了打算轉宿舍的事情。但他不希望我轉宿舍。 聽他說原因有兩個。一是我和他說話很投契,雖然他也不喜歡那五個同房。二是我離開這個宿舍後,不知道會不會有另一個人來到,琛哥會不會也討厭這個人。 
原來琛哥也和我一樣,不喜歡這班同房。 

 

1998年7月26日  星期日  雨  29度

連續下了幾天雨,雖然今天不用上課。其實五個同房之中,葉先生並沒有杯葛我。只不過其餘四人杯葛,葉先生也不好意思幫我。 算吧。我也明 白葉先生的處境。其他四個同房先離開宿舍後,今天就和葉生外出到池袋。始終,我和葉先生比較投契。 經常到池袋,但今天才第一次行SUNSHINE CITY。SUNSHINE CITY很大,幾乎走兩天也走不完。後來葉先生才發現, 先前在秋葉原買的數碼相機,在這裡原來更便宜。氣死了葉先生。我和葉先生在 ビックカメラ各自買了一部日本語電子記事簿。 內有日本語字典,還有字寫功能。不過對我來說也很貴,要 25100YEN。但這部電子記事簿對將來學習日文很有幫助,所以是值得的。 唉,但往後在東京的日子將會越來越難。 
  
 

1998年7月27日  星期一  晴  32度

今天放學後,到了琛哥介紹的一間非常隱蔽的一間餐廳吃燒雞扒飯。果然琛哥沒有介紹錯。實在太好味了。 然後,就和葉先生到了池袋 SUNSHING CITY附近的一間戲院看電影。因為這套電影是SPEED在主角的。我們到達時,剛剛已經開了場,只好買下一場。 離下一場還有很長時間,葉先生買了票後說先 回宿舍開機洗衫,然後再來池袋。反正我們的火車票是月票,可以任搭。
 
買電影票的時候,我呃售票員說我是中學生。因為買票的票價是分為:小學生、中學生、高中生、專門學校和大學生、成人。中學生的票價當然比高中生便宜一點。 但在 日本,中學的定義就是香港的中一至中三。高中就是香港的中四至中六。其實論年紀,我應該是高中生。但我的香港學生証上, 學校的名稱是寫著「官立中學」的。 這個售票員看到「中學」兩個字,就賣給我中學生的票。所以我非常行運。 
  
 

1998年7月28日  星期二  晴  32度

今天又是很好天氣,所以放學後回宿舍洗衣服。然後又午睡。可能天氣好好,每個人也外出,成間宿舍一個人也沒有,非常寧靜。 很快就進入夢 鄉。睡到不知甚麼時候,忽然很震,我被強烈的震動扎醒了。還以為同房同學在「碌架床」的下格床猛烈搖動, 喝令他們不要再搖動時,他們居然沒有停手。探頭到下格床看看,竟然一個人也沒有,但依然還有震動。心想日光日白,不會是鬼怪吧。
 
後來看見房間的吊燈也在搖晃,才發覺原來是地震。但我沒有害怕,可能因為太過眼睏,結果把棉被包圍著整個身體,繼續睡覺。睡醒時,發覺自己還生存,謝天謝 地,然後開電視看日劇。今晚是金城武的「神啊,給我多一點時間。」 

1998年7月29日  星期三  晴  33度

今天中午吃午餐時,和台灣同學洪仔一起。然後和葉先生到原宿逛街,但是洪仔有事忙,所以回家。今天到原宿竹下通的目的,就是葉先生先前 在竹下通發現了一部有廣末涼子貼紙相機。我好開心的影了一張,然後就由原宿步行到涉谷。晚餐是FAMILY MARK的便當一盒。 
  
 

1998年7月30日  星期四  雨  30度

今天放學後又回宿舍午睡。不知道為甚麼每逢星期二、四的日子特別眼睏。難道是因為八方老師上課的關係?今天連中午飯也沒有吃就回宿舍 了。 

晚上就到了宿舍附近,一間每天返學放學都經過的拉麵店。先找個座坐下,因為我的日語還未到家,而且店內牆上的木板全部也是平假名,一個 漢字也沒有。 後來聽到一位客人大聲叫了:「叉燒命﹗」 我聽起來,這個發音很像廣東話,就膽粗粗的跟著叫了:「叉燒命﹗」。不 一會兒,師傅就送上一碗「叉燒麵」給我。 原來,「叉燒麵」的日語和廣東話很似。下次也可以叫這個了。 這裡的「叉燒麵」很美味。牆上也貼著過往有很多日本明星來過這間店的相片。不過「叉燒麵」就有點貴了,要850円。850円 其實可以買到很多出前一丁呢﹗ 吃飽之後,就打算回宿舍。但是很不幸,用來開大廈那道自動門的電子插咭匙,被我插進之後就斷了在裡面。雖然門是打開了,但電子插咭匙的 另一半還在開關器上。很想把另一半黏出來,但不成功。  後來有一對夫婦下樓,見到我不知做甚麼,後來我就告訴他們,我的電子插咭匙斷了一半。後來愈來愈多人出出入入,有很多人圍 觀。差不多有20人。平時都幾乎和整座大廈的人都沒有碰過面, 但今天就起碼見了20人。我開始有點擔心,他們每一個人也很NICE,叫我唔洗擔心。因為過 了下午六時,管理員又下了班,所以很難找到人幫手。 之後搞了接近一個小時,有一個住客回家拿了工具,拆開了開關器,拿出電子插咭匙的另一半。全部圍觀的人也拍手掌。本來很小事,最後變成 了好像一件大事。 
  
 

1998年7月31日  星期五  晴  30度

雨過天晴,心情特別好。今日特別開胃,食多了很多東西。今天放學後和葉先生去了原宿。又是原宿。因為這裡百看不厭。 在竹下通買了一隻 SPEED的SINGNEL CD。然後在麥當努吃了一些東西。之後又步行走到涉谷。在涉谷買了一些廣末涼子的貼紙,又在遊戲機中心玩了現在日本最流行的 DJ打碟機。

1998年8月1日  星期六  晴  29度

今日是期待已久搬宿舍的日子。下午宿舍的包租公和他的伙記來幫我搬行李,幸好這個時間同房同學 都不在,所以他們都不知道我搬走了。 其實搬到另一個宿舍的距離不遠。只是過了一條馬路,走進小巷就到了。不過剛好這條馬路是兩個區域的分界線。
本身的宿舍在板橋區,但過了對面馬路就是練馬區。雖然只是過了馬路,但來到了不同的區份,感覺上搬了很遠的地方。 來到一間兩層的長型大木屋。這比起第一次入住的11層樓高的大廈單位,更有日本風味。我很喜歡住在這裡。這間宿舍有兩層, 下層宿舍的 外面特別安裝了一道樓梯上二樓。原來樓上就是男生禁地的女生宿舍。不過下午我來到的時候,樓上就沒有任何人。 負責人說,我現在住的男生宿舍,所有同學都剛剛搬走了。明天才有新的一班人來住。黃昏的時候,到了FAMILY MART買了一下食物補充一下雪櫃。 晚上到了麥當努附近的一間拉麵店吃拉麵。不過這間的拉麵認真麻麻。又貴又難吃。然後就回宿舍休息。在看電視的時候,樓上一班女仔回來,他們很吵很吵,支支咋咋, 後來我就走出去外面,樓梯底看看她們發生甚麼事。原來她們就是我上次去夏祭時一起玩的同班同學。原來她們就住在 這個女生宿舍。 當時他們發現我的時候也很驚訝,問我為甚麼會在搬這裡。這個時候,有個女仔叫我上樓梯,話上面有好漂亮的東西看。這個女仔就是 KITTY。 我立即上了樓梯去看看甚麼回事。原來附近的一條河正舉行花火大會,我還站在那個女孩子旁邊一起看。她一面看的時候好像小朋友一樣,不停說:「嘩, 好靚呀。」 

1998年8月2日  星期日  晴  30度

昨晚很開心的過了一個晚上。我的心情就和天氣一樣那麼好,証明我搬宿舍的選擇是正確的。(笑) 今天沒有去遠的地方,因為我今天知道會有新的一班香港人會到日本來。好想認識他們,等了一天,連晚上11時的電波少年都播完, 還沒有看 見他們。去了洗澡,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就來到了。聽他們說,因為飛機延遲了,很晚才下機。所以本來黃昏時就到宿舍, 但剛好碰上大塞車,所以足足遲了六個小時 才到達宿舍。我問他們肚餓嗎?他們全部人也餓得發狂。原來他們只是早上吃過飛機餐到現在。 我就帶他們到車站附近的24小時營業的吉野家吃牛肉飯。原來有很多人和我一樣,也是第一次在日本吃牛肉飯。 雖然香港的吉野家在1991年已經開業,但到 現在香港還未算太流行吃牛肉飯。所以有很多人也是第一次吃牛肉飯。 飯後大家也回到宿舍,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們這個小小的宿舍,一共有兩個房間,一個房間分別有一張碌架床和一張子母床。 所以連我在內,我 們一共有六人。我們都是由香港過來的,他們是21日課程的學生,而我是42日課程的學生。 他們都是今天第一次才認識的。大家都客客氣氣。但是我先告訴他們我剛剛才搬過來的,原因也和他們說了。 建議我們要有共識好好地相處。他們也跟我約定,一定不會和我吵架。 

和我同房的,是年紀比我少一年,15歲的 JASON,另一個就叫BILL,和我同年16歲。他們都是剛剛從加拿大回流香港的人。 因為小時侯在加拿大長大,所以他們兩個人平時也是說英語溝通。另一 間房間有三個人。一個叫CHRIS 是CITY U的學生。另一個叫DAVID,23歲。最後一個叫亞福22歲。 
  
 

1998年8月3日  星期一  雨  30度

今日我就以早二十多天來到日本的前輩身份(老屎弗),帶著同房的同學到學校。第一次帶著一大班人坐地鐵到池袋轉線到學校。但今日因為就帶著他們去 買單程車票,買票也花了很多時間,所以今天就遲到了。 雖然佐野老師沒有鬧我,但我都覺得唔好意思。 在班上,以前宿舍的同房就問我這兩天去了那裡?為甚麼不回來?他們還以為我失蹤了。更奇怪的事,有另一個新人昨天剛剛到他們的宿舍,睡 了本來我睡的床位。

我沒有回答他們,希望他們自己「醒水」。其他同學原來也很討厭他們,後來就幫口鬧他們:「人地唔出聲話你地,你地自己就醒水啦。唔通人地係咁多人面前落你 地面咩﹗」 後來佐野老師見我們吵吵鬧鬧,立即叫停。我走到和那個臺灣同學一起坐。上課時整天也和臺灣同學用國語談天,當せんせい突然叫我起身答問題時,本應我要用日語回答,但我一時間轉不了口,用了國語答她:「甚麼? (Shen Ma?) 」。成班同學也笑我,連臺灣同學也笑我。 食午餐時,和洪仔還有新的一班同房去了吃燒雞扒飯。這時就發生了一件小插曲。話說,他在餐廳吃飯途中問我:「前輩呀,前輩呀,『好好味』 的日語點講呀?」

「おいしい!」我回答。 「哦,原來係咁。」

過了一回兒,他又問我:「前輩呀,前輩呀,『好難食』 的日語又點講呀?」

「まずい」我回答。 「我聽不到,可不可以大聲一點呀?」 「まずい!」我大聲的說。 之後,整間餐廳的食客都望着我,連侍應也走過來問我甚麼事。這時我看見Bill在偷偷忍笑,我才知道我被整蠱。 飯後,臺灣同學就回家溫習,我就帶著JASON他們一行人到新宿。因為CHRIS話 想到秋葉原買電器,但我告訴Chris,在新宿買的話更便宜,所以我們一行人就到了新宿。 
黃昏時又下雨,所以就回赤塚了。回到赤塚,我就帶他們到那間叉燒麵的拉麵店吃晚餐。那間小小的拉麵店只有3個座位,店內店外也坐滿我們一班人。 
  
 

1998年8月4日  星期二  雨  31度

今天和昨天一樣,中午帶著一班同房去吃燒雞扒飯,然後下午我也帶著一班同房去池袋。 

當我們行到SUNSHINE CITY附近的一間遊戲機中心時,見到KENKO正在玩「拳王98」,他告訴我日本人打拳王很水皮。我也玩了幾局街頭霸王。後來才知道原來香港遊戲機中心 設定每部遊戲機,把難度設定得很高。在香港時,玩了不到一局,就要再入錢才能再玩。但我在日本玩了很久也很輕易地過關。途中,有日本人挑機。在香港的話, 我一定會被人很快就打敗。但是在日本,我「盲拳打死老師傅」,不繼出拳腳,和屈機的情況下,竟然打敗了很多日本人,非常之有滿足感。日本人也很有風度,輸了也不會喊打喊殺。 
  
 

1998年8月5日  星期三  雨  31度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因為今天是學校的旅行日。我們去了迪士尼樂園。 回到學校集合,由佐野老師帶團到迪士尼樂園。我們先從高田馬場坐山手線到東京站。在東京站步了大約20分鐘轉車,才走到京葉線的月台。然後再到達舞濱站,下車後出了車站就是東京迪士尼。 我是第一次到迪士尼樂園,聽說KITTY已經是第三次了。我和她們一起在迪士尼排隊玩了很 多,最先玩的是太空山。但人龍真的很長很長。排隊的時候,我們談了很多東西,又拍了很多照片。 

到了晚上八時,就在城堡放煙花,但在放煙花的時候才下大雨。雖然煙花繼續放,但每個人都變成了「落湯雞」。
由於「落湯雞」,我的髮型變了形,她們取笑我。

聽說他們會在東京站轉山手線回池袋再轉火車回赤塚,我不想在東京站轉車,其實有一個輕鬆一點的方法,但由於她們取笑我,我不想和她們一起回去。所以在舞濱車站先行離隊,一個人回宿舍。  其實她們不知道,舞濱車站的下一個站就是新木場站。而新木場站就是有樂町線的終點站。由新木場這個終點站一直 幾乎坐到另一端的終點站,就不用在東京站步行20分鐘轉車,又要迫上山手線,再在池袋再次轉車,的確輕鬆不少。

回到宿舍後立即洗澡。洗澡後,才聽見他們回來。她們看見我已經洗了澡,十分驚訝,問我何如這麼快就回到宿舍。我笑笑口不告訴她們。看她們的樣子也很累,原來她們回來時 很多人,沒有位坐,所以企了很久才回來。

涉谷站
迪士尼樂園

1998年8月6日  星期四  陰  30度

今日一回到學校,八方老師就叫我們即堂作文。內容就是昨天的迪士尼樂園。他想我們用新學到的 て形來做句子, 由宿舍出發,坐火車到那裡,然後在 那裡轉車,再轉甚麼來到學校,之後從學校坐山手線到東京站,再轉車到舞濱站。在迪士尼內玩了甚麼、甚麼、甚麼……也要一一記錄下來。 

因為我覺得一步一步寫出從宿舍轉幾次車到迪士尼太麻煩,而且 て形對我來說也太難了,加上我除了米奇之外,有甚麼的迪士尼人物也不知道。 所以就這樣「作」 了一篇文章交功課:「 8月5日 晴 今天因為睡晚了,又怕遲到,所以在宿舍坐了直昇機到了迪士尼樂園。在迪士尼樂園, 我因為怕玩機動遊戲,所以只有拍照。和米奇老鼠,Hello Kitty和 叮噹 拍了很多照片。晚上看了煙花後,坐直昇機回宿舍後睡覺。」 

老師即堂改我們的文章。當八方老師改到我的文章時,他立即哈哈大笑。說我很聰明,用直昇機去迪士尼樂園,免除了很多 轉車的煩惱,又用不到て形。又沒有寫機動遊戲。 

最後老師在我的作文上,用紅筆圈了「Hello Kitty和叮噹」,在旁邊寫,「SONYさん,你昨天真的去了迪士尼樂園嗎?(笑)」 放學前,香港學校方面派人來做訪問。用攝影機拍攝我們對於這個課程如何。但全班沒有同學 肯接受訪問。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學校方面用了 2000日圓收賣了班內三位同學。 其中一個是我。因為我的確很窮。做完訪問之後,她給了我2000日圓。我放學之後去了吃「迴轉壽司」。 昨天真的很好開心,但也很疲累。放學後就回宿舍洗衣服和午睡。但今天下著毛毛細雨,洗好的衣服也要放在室內浪衫。 晚餐一個人去了車站旁邊的麥當努。麥當努的姐姐真係好鬼靚。她可能見我不似日本人,所以一開口就用英文問我吃甚麼。我也是用英文回答她。原來她的英文也不差,而且聲音也很甜。 我叫了一個包,她說要等三分鐘,叫我先坐下。等了一會兒,她竟然拿了一個包周圍找我。我當然很開心。在香港的話,一定沒有可能這麼好服務。 (後記:幾年後,香港的麥當努也有這樣的服務。) 
  
 

1998年8月7日  星期五  晴  32度

今日是KENKO生日。但是沒有人理會他。今日特別熱,但心情很好。今天Kittyさん和Yen さん沒有上學, 因為Kitty的媽媽來了東京探Kitty,所以Kitty去了機場接機。她的媽媽將會留在東京一個星期。 
今日午餐也是臺灣同學洪仔陪我去食燒雞扒飯。之後他說想到新宿那間Hello Kitty城買手信給她的女朋友。 我當然陪他去。在談天的途中,原來他也是喜歡廣末涼子,而且他的女朋友也是很像廣末涼子。 
  
 

1998年8月8日  星期六  晴  28度

今天雖然不用上課,但是今天是學校第二次旅行的日子。所以也要回學校集合。 今天是佐野老師和八方老師一齊帶團,其實兩位老師都非常好人。另外今天Kitty媽媽也一起跟著我們去玩。老師點名時,也會點 「Kitty的媽媽」。 我們就由高田馬場站,坐地鐵到淺草,雷門就在眼前。八方老師也很喜歡和我拍照。今天是我第二次到雷門。我在雷門的淺草寺求了一支籤,我求的是二十號籤。 內容:月出漸分明,家財每每興,何言先有滯,更變立功名。雖然籤文是中文, 但是我也解不了。走去問八方老師,老師說:「籤文說,你的家財會愈來愈多。」 我問老師甚麼是「家財」。他想了一想,就指出是:電視機呀,電腦呀,音響之類。後來老師說籤 文後面有英文, 叫我自己看看。我看了第一句:The Moon rises in the sky and gradually getting bright.大家也笑了出來。 一點鐘左右搭地鐵到上野食午餐,之後就在上野站旁邊的上野公園內的動物園參觀。


好像MR.BEAM的八方老師
二十號籤

 

下午三時,就離開了動物園。老師們也就此散隊。阿YEN說今晚東京灣有煙花大會,她問我和洪仔去不去看,我和洪仔都說去。 我們在上野坐山手線到新橋站,然後轉乘無人駕駛列車到台場。但今天有很多人,每個人也是去看煙花大會吧。我們一行人就走到了台場富士電視台前的沙灘。 幸運地,Kitty就坐在我的旁邊,我和她不停地談天,而Kitty的媽媽就坐在Kitty後面和Yen、洪仔傾計。雖然整個沙灘也坐 滿人,但在沙灘上可以看見彩虹橋,這種感覺很好。好像正在拍電影一樣。 

 

左起:佐野老師,我,八方老師,洪仔
彩虹橋

終於等到了八時,煙花終於發放了。Kitty就坐在我旁邊不停大讚煙花很美麗。我們也看了很久很久,臨走我和Kitty也行到最後。因 為整個沙灘也坐滿人, 所以我們小心翼翼地穿過人群,走得很慢。就在這個時候,Kitty就捉著我的手,她很溫柔的對我說:「不要走得那麼快,這裡好多人 啊。」所以我也慢慢的走。離開人群時,她終於放開手,返回母親身邊。 本來Yen話坐回無人駕駛列車到新橋,就轉山手線到池袋,就轉火車或地鐵回赤塚。這個時候我終於開口了。我建議他們不如先坐無人駕駛列車到有明站,然後再步行往國際展示場。 然後再坐兩個站到新木場站轉有樂町線,不用轉車就可以回到赤塚。一來,坐無人駕駛列車往新橋方向人流超多,但往有明 方向就沒有那麼多。二來坐山手線的話,一定超多人。 我建議他們在有新木場站上車,因為新木場站是總站,很大機會有座位可以坐。但要坐 21個站才能回到赤塚。 大家也很懷疑我這個方法是不是真的。他們問我為甚麼會知道有這條路線。我說我在宿舍房間牆上的地圖看過一次。他們在半信半疑的情況下, 就試用了我的路線。 其實我自己也沒有試過這條路線,而且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記錯。到最後,原來我真的沒有記錯。大家也稱讚我很聰明,又舒服地回到赤塚。

1998年8月9日  星期日  晴  27度

昨晚玩得很疲倦,今天不用上課,所以一於在宿舍繼續睡。中午到Family Mart買了一盒冷麵食。370Yen。竟然比想像中好食,然後又午睡。我就睡到黃昏,又走到Family Mart買晚餐。 聽Jason說,便利店有隻布甸不錯,叫我買一杯試試,所以我就買了一個布甸和一盒飯回宿舍吃。本來我不喜歡吃布甸,但這裡的布甸竟然 比想像中要好吃。 晚上看完「電波少年」後,晚上11點多走到街上打電話。打算打給Doris,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電話通了:「Doris在家嗎?」 「未返﹗」就被她的哥哥掉了線。 過程不足3秒。浪費了100日圓打電話。早知用100日圓買布甸吃。 
  
 

1998年8月10日  星期一  晴  26度

今天吃午餐時也是和洪仔去。我們走到一間「立食」的餐廳吃飯。「立食」是「站著吃」的意思。沒有座位坐下來慢慢享受。 
然後和洪仔、葉先生到原宿。又是一直行到涉谷。行到涉谷後,突然葉先生不見了。不知道他是在涉谷……… 我和洪仔一於少埋他。在和洪仔傾計的過程中,得知原來洪仔的爸爸是台灣觀光局副局長。所以他爸爸就是常常駐在日本。我和洪仔也喜歡廣末 涼子,所以我們都特別投契,特別Friend。 
  
 

1998年8月11日  星期二  晴  30度

今天返到學校,就聽到一個不幸的消息。我看見洪仔心情低落,問候之下,原來他的婆婆在台灣昨晚過身,所以洪仔很不開心。我也不知道話甚 麼來安慰他,因為我怕講多錯多。 午餐時,我陪他吃午飯。但他很不開心,所以吃得很少。我打算陪他散心,但是他覺得婆婆剛剛死去,不應該去玩,這是不尊重他的婆婆,所以 他打算回他的家。我也回宿舍休息。 回到赤塚,買了三個布甸。另外,發覺這麼多天也沒有吃蔬菜,所以去了市場買了一些生菜回去煮。但係煮得太多,拿了一些到女生宿舍給她 們。 
  
 

1998年8月12日  星期三  晴  30度

今天又是學校去旅行的日子。Kitty媽媽還未回香港,所以今日又是跟著我們學校一起去。 但今天洪仔就沒有參加。今天的目的地就是橫濱 的八景島,八景島有好出名的跳樓機和一個很大很大的水族館。 入了水族館看魚,然後在快餐店吃lunch,之後我們就排隊玩過山車。Kitty不打算玩,所以只有我們五個人。但我們發現五個人的話, 會有一個人要跟一個不認識的人同坐,而那個不幸的人就是我。但係原來不是不幸,是非常幸運。有一個美女就和我同坐。 上了車之後,她就用日語和我打招 呼,我們簡單的自我介紹,還互相講了:「多多指教。」之後,他就叫我不要捉著扶手,把隻手提起身好玩。 原來剛剛玩完過山車,在落斜時會被拍下。我花了1000yen買了一張。


八景島過山車
新宿

1998年8月13日  星期四  雨  29度

今天回到學校聽洪仔說,他要星期六返回臺灣,大家都捨不得大家。午餐和洪仔去了池袋吃一次臺灣料理自助餐,他還教我如何吃臺灣料理。味道也不錯。 然後和他去了新宿買東西,因為他要買很多手信回國給他的朋友還有女朋友,我只買了一本相簿。  

1998年8月14日  星期五  晴   30度

今天成班同學一起去了一間快餐店食午餐,之後和洪仔到新宿買昨天還未買完的東西。今天是我們和他見面的最後一天,他明天就要回臺灣了。 所以晚上我們幾個同學就搞了一個歡送會。就在女生宿舍裡搞的。



歡送會
中華街

1998年8月15日  星期六  雨  20度

來了日本這麼多天,每天除了上學外,不是到池袋原宿新宿之類,就是回宿舍午睡。在東京過了五個星期,已經開始覺得厭倦,於是就計劃打算在今天去橫濱看看。

計劃好了,但學校的老師卻突然說因為要趕上進度,所以今天要臨時補課﹗但我真的不想補課,於是人生中第一次逃課就在日本。

自己一個人去了橫濱看看。出門前,先看一看宿舍牆上,整個關東地區的鐵路路線圖。八時左右從池袋坐山手線到品川,再轉京濱急行線到了橫濱。在 橫濱行了很久,然後到了中華街。  我在中華街一間店舖內,吃了我至愛的中式料理「排骨炒麵」。估不到在日本也可以吃到「排骨炒麵」,但最估不到的是,日本的唐人街,竟然 是日本人居多,相反大陸人很少。 覺得橫濱沒有甚麼好玩,就坐火車到鐮倉看大佛。到了鐮倉再轉巴士到大佛的所在地。原來日本知名的鐮倉大佛,也不是很大。回到車站都只不 過是下午三時左右。不知是不是膽子愈來愈大,在鐮倉車站等車時,卻突然很想去富士山看一看。

來到日本已經五個星期了,還有一個星期就要回香港。要是問我來到日本之後有沒有甚麼遺憾?大概就是還沒有看過富士山吧。 於是走到站長室請教站長,要到富士山的河口湖應該如何去。在站長的耐心教導下,我最終在鐮倉車站坐火車到御殿場。不過原來御殿場 距離鐮倉也很遠,結果用了一千四百三十日圓, 一直坐火車坐到下午四時半才到達御殿場。然後再問路人,得知要坐巴士翻過山才能到河口湖。最後又用了一個多小時,又是用了一千四百三十日圓,才到了河口湖車站。河口湖是富士五湖中, 最漂亮的一個。到達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時。要是馬上回去東京也太晚了,所以膽粗氣壯決定就在河口湖住宿一晚。

下車時候開始下著毛毛細雨,我走了兩個大的街口,找到了一間青年旅舍。意想不到在這種鄉下地方也有青年旅社。同一個時間,有一對香港夫婦也剛到達青年旅社。

旅舍的負責人用日語詢問我是否青年旅社的會員,我說不是。然後他就收了我六千日圓。那對香港夫婦不懂日語,負責人又不懂英語,結果我幫他們翻譯,辦好登記手續。

那對香港夫婦和我談了一會兒,才知道我是一個人從東京逃課而出來的。他們很佩服我年紀輕就一個人從東京走到這麼遠。其實我也很佩服他們一句日語也不懂,也走來日本自助旅行。

然後,那個香港男人知道我沒有任何準備就突然到來,所以甚麼日用品也沒有,於是他送給我一條面巾用作洗面。
旅舍的負責人說,晚上七時之後就不能用浴室,吩咐我們先去洗澡。我就和那個男人去了男湯洗澡,他的老婆就在旁邊的那個女湯。我第一次在 大的浴場洗澡,雖然正在洗澡的人不多, 但是也很尷尬。我甚麼日用品也沒有帶來,因為當時根本就沒有打算不回宿舍。由於 沒有抹身的大浴巾,所以就用那個男仔送給我的小小面巾用作抹身之用。洗澡後,又穿回本來的衣服。

洗澡之後,兩夫婦提議一起去吃晚餐。因為好像河口湖這種鄉下地方,英語根本行不通,所以點菜就交了給我。回到青年旅舍,我看到貼在青年旅舍牆上各人的便箋, 有人寫著,「一年之中只有一百天左右看到富士山腳,看不見山頂。而能看見這個山,只有幾十天,所以很難很難看見。」

當天晚上我一直睡得不好,青年旅舍沒有冷氣之餘,還有很多蚊子。除此之外,我的心情也很忐忑不安。當時的天氣很差,一直下著雨,相信翌日能看見富士山的機會愈來愈微, 但我卻花了這麼多錢,刻意來看富士山,若果真的不能看見,就很可惜。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我沒有通知宿舍的同學今天晚上不回去宿舍,要是他們以為我失蹤了而去報警的話,相信會很麻煩。


  
 

1998年8月16日  星期日  晴  20度

朝早五時多,天就光了而雨也好像停了。旅舍的眾人都還未起床,我就拿好我的小背包離開了旅舍,一出門口就想回頭看一看旅舍。但發現有一座好宏偉的山——富士山就在旅舍背後。 看到富士山,我突然發呆了,呆了很久很久。這座富士山真的很宏偉,有一種非常震撼的感覺,而且實在太美麗了,有點感動到哭的感覺。   


鐮倉大佛
富士山


之後,一直走到 7-eleven 便利店買了兩個飯團和寶礦力邊走邊吃,沿著湖邊走了兩個多小時。整個河口湖小鎮也給我走了一圈。打算回車站時,在車站前看見昨晚那兩位香港夫婦,和他們道別後,就坐了最早的一班列車。 早上八時二十五分就離開了河口湖,用了二千三百九十日圓回到新宿,沿途的風景也美麗得很,穿過山洞後,又通過鐵橋,鐵橋下的河川和巨石,山邊有碧綠色的葉子襯托,的確是在香港無法看見的風景。

花了半天才回到赤塚,買了一盒壽司回宿舍,然後就睡覺。 


1998年8月17日  星期三  晴  33度

昨日睡了一整日,要回校上課。今天不打算外出,只好留在宿舍洗衣服。前幾天開始,Kitty和Yen兩個人每一天都去蓋印。那些是東京 地鐵搞的蓋印活動。 在東京地鐵的157個車站之中,其中的43個車站的大堂內有蓋印機,每一個車站也有不同的蓋印,每個人也可以買一本蓋印簿去收集蓋印。 其實沒有甚麼獎品,我相信只是地鐵當局希望多的人乘坐地鐵的活動吧。 眼見Kitty她們花了幾天就蓋滿了43個,令我也很想去蓋一本來威威。下午就拿在宿舍牆上的東京地鐵路線圖,把九條路線中,有蓋印機 的43個車站, 都圈出來,然後用最少轉車及最快捷的方法來設計路線圖。足足花了六個鐘頭,畫好了路線圖。我決定用兩天時間,分兩次來一口氣吸光43個印。 另外,今天是Jason的生日,他的朋友買了一個生日蛋榚給他。我就拿了一個我心愛的布甸給Jason。

 

 


河口湖車站
JASON生日

1998年7月18日  星期四  雨  30度

今日回到學校,八方老師就問我星期六那天去了那裡。解釋過後,老師沒有生氣,安心了。聽Kitty講,原來我逃學當日, 是八方老師代 課。那天八方老師神不守舍,經常跌筆,又叫錯同學的名字。然後我就用日語問老師上個星期六那天有甚麼節目,是不是放學後拍拖?老師聽到之後, 又口吃,又滿 頭大汗,常有字音重複或詞句中斷的現象,而且又經常跌筆,我們全班也笑他。 另外今天是學校最後一次旅行。不過今次是放學後,吃過午餐之後再回到學校才出發。中午時,我們都叫老師一起去吃飯,但老師拒絕了。 後來聽 Michael 講,日本人的階級觀念很重,老師是不會和學生一起去吃飯的。 今天是去參觀NHK電視台。由八方老師帶我們坐山手線到原宿。NHK電視台沒有甚麼看頭,下午三時就散隊了。散隊後, 我一個人去坐地鐵 蓋印。最後,跟預期一樣,今天蓋了十五個印,蓋到下午八時左右就回宿舍。晚上就和成班同房一起看金城武的「神啊,給我多點時間。」 
  
 

1998年7月19日  星期五  晴  30度

今天放學後,就馬上跑去松屋吃午餐。然後又跑去坐地鐵繼續蓋印。由下午蓋印一直蓋到八時多,終於把43個印都蓋好了。回去就跟她們炫耀 一下。她們也稱讚我很利害,只花了兩天時間就能蓋滿。 不過,明天就是考試了,在日本已經差不多40天了,沒有一天有溫過書。但是又很眼睏,但都要溫書。幸好坐地鐵時也溫了一點點。 
 

1998年7月20日  星期五  晴  30度

今天是考試的日子,主考官是八方老師。幸好我一早知道八方老師很喜歡吃香蕉,所以一早就在赤塚車站前買了幾條香蕉給他。 同學們都笑我用 香蕉來收買老師。考試分開兩部份,一部份是筆試,另一部份是口試,各佔50%。考試結果明天才知道。 放學後有人建議去溜冰,所以我們一行人KITTY、 YEN、JOYCE、MANDY、KENKO和EAGLE等人到了學校附近的一間溜冰場。 我在香港就沒有學過。原來我們全部人也是第一次溜冰。我很想在這裡學好,回香港後就可以和朋友去玩了。 溜了一會兒,Kitty就第一個 放棄了。他換好鞋之後,就回出面大堂坐。因為溜冰場室內只有10度以下。 我看見佢在外面吃雪榚,然後她隔著玻璃問我想不想吃。他就說幫我買一個,然後他就走到雪榚機面前,我隔著玻璃指住我想吃的味道。 這個時 候就有一班小混混,在外面扮我指手畫腳,但他們扮得好搞笑。搞到Kitty很驚的求其按了其中一種口味。 晚上我們一班人到了池袋的SEGA 影貼紙相,我們影了三個小時,全部人加埋拍了 39張貼紙相。11時左右, 我們就去了池袋的一間酒吧。飲到12點左右,就走回車站。在車站附近看見一個廣末涼子的人形紙板,極度開心。


我和廣末涼子拍照
很像肯德基上校的校長

1998年8月21日  星期五  晴  33度

今天是離開東京前的最後一日。但是香港負責人方面,還未能幫我們確認有沒有機位。因為現在是暑假,機位非常緊張。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今天是發放成績的日子。 我的筆試成績就一般,50分之中,我只拿39分。是全班第二差的。有同學拿滿分,我懷疑她是出貓的。(笑)  
但是我的口試成績竟然拿A級。  (後記:後來才知道,A級以上還有A+級,A++級和S級) 
老師果然很蠱惑。

午餐時,學校搞了一個謝師宴。最班同學、老師和校長去了一間餐廳。在餐廳,第一次見到傳聞中很像肯德基上校的校長。由校長先生頒發証書。  然後就和同房的同學去了溜冰。原來 JASON和BILL兩個人係加拿大是 ICE-HOCKEY的校隊。所以他們兩個人溜冰很利害。由他們兩個的指導下,不用一個小時,我就終於學懂了溜冰。 離開溜冰場,突然下很大的雨。回到赤塚就由車站跑回宿舍。一回到宿舍,亞福就告訴我,剛才負責人打電話來,告訴我明天可以回香港。 本來 我們是坐同一班機的,但是他們就沒有機位,要一直留在日本,待有機位才能回去。我聽了之後,就立即回房收拾行李,收拾了兩個小時才拾好。 然後就到車站附近 的一間壽司店買了兩盒特大的壽司回宿舍。足足有22件。我一個人一口氣就掃清光了。 後來Kitty等人也回來了,原來她們也是明天就能回香港,但其他同學就無了期的等機位。大家都依依不捨,晚上10時多才到池袋唱卡拉 OK打算唱通霄。但Kitty就不想去,所以自己一個人留在宿舍。
 

1998年8月22日  星期六  雨  30度

我們一行人唱到早上4時卡拉ok打烊才離開。步行走到Kenko和Eagle在池袋的宿舍參觀。原來大家住的宿舍分布在東京各地。早上五點就坐最 早的火車返回赤塚。一返回赤塚當然就馬上睡覺。 睡到早上十一時就被人吵醒了。原來包租公和他的伙記來幫我們搬行李上車。連面也未洗好,就被推上車了。上了一架七人的小貨Van,被安 排坐在Kitty的後面。Kitty正在吃三文治,然後叫我幫她住著一杯布甸。我問他是請我吃的嗎?她回答:「回到香港才請你吃﹗」 貨Van到了市區,我們再轉乘酒店的直通巴士往機場。包租公和他的伙記就此和我們告別。下午3時我們就到了新東京國際機場。搞好登機手續後,找了一間餐廳吃東西。六時左右,我們上了飛機,飛機就起飛了。 

溜冰
新東京國際機場
 

在飛機上,我想起東京的一切。包括所有人,佐野老師,八方老師,宿舍附近的拉麵、便利店,松屋的牛肉飯,學校附近的燒雞扒飯,日式布甸,山手線等等。這些事情不繼在我腦海中出現。 心情很複雜,有點不想回香港。因為這43天,每一天也很高興,又容易入睡。可能在香港的時候,每一天都要面對不同的壓力,所以都不能夠好好的睡一覺。 但在這裡要煩惱的事情根本不多,所以每一天也睡得很好,而且這裡的人和事都令我很開心。回到香港大家將要各散東西,真的很想把這一刻留住。 這43天,好像發夢一樣,時間過得好快,一陣間就過去了。心情有點複雜,好混亂。但在這43天的無王管的生活之下,見識了很多人和事,也面對了很多事件,令到自己不知不覺下長大了。

雖然初初來到東京的時候很陌生,但所有遇到的人都很NICE,這裡好像天堂一樣。最重要是我結識到一班好好的朋友,大家都好關心我,而且大家對人都好真,大家都唔需要做作。 在東京的個多月,竟然有給我家鄉的感覺。反而在香港就沒有這種感覺。再見啦,東京﹗ 

 

 

聯合航空
拿行李

 

exit page

關於本網站 責任聲明
sonytraveldiary.com Copyright © 2003-2017, Written by Sony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