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本好朋友 - 真吾 年初三來了香港探我。我們是第二次見面,對上一次已經是 01年的暑假了。

我們在一月中的時候,已經相約去旅行。目的地由我決定,今次我 就想去菲律賓 看看火山。真吾沒有意見,所以我們很快便下了決定。機票在朋友開的旅行社訂購,所以可以以接近底價出機票和訂酒店。

本來我們打算坐同一航空公司去馬尼拉,不過因為真吾比較有錢,所以他在日本 訂機票的時 候,訂了國泰航空。國泰航空是菲律賓航空的多一倍價錢,由於我付不起,所以我沒有跟真吾一樣訂國泰航空,而訂了菲律賓航空。


 2003年2月5日  星期三 ( 年初五 )

昨晚和真吾到大球場看賀歲杯,看到深夜十二時左右,然後我坐通霄小巴回家,回到家 中已經零晨三 時左右,把行李弄好後馬上上床,忘記按下鬧鐘,一直睡到早上八時,女朋友打電話給我,電話響起才「驚醒」,可是飛機在11 時便需要起飛,9時左右便要 check in。

      馬上換了衣服後便出門口坐的士,乘的士時是 8時20分,的士司機很明白我趕時間上機,他把車速加速到110 km/h。8時55分到達了香港國際機場。到步後,我取出機票辦理手續。 

      十多分鐘過後,辦理手續完畢。九時三十分,我進入海關,雖然是新年假期,但十分奇怪的是排隊的人只有三數個。登機的閘口是十分接近海關的。

11時開始登機。不用10分鐘,乘客們已經「坐定定」。11時10分,波音 747- 400便起飛了。機艙內的空姐們還未開始教授如何穿救生衣時,飛機便已經開始爬升了。由於我是菲律賓航空的會員,所以可以安排到一個比較安靜的坐位,而且 四周也沒有其他人。(我是否被隔離呢? ) 機艙內,差不多全都是菲律賓女性,我估計大多是菲律賓女傭。

 

$day1_photo1
我的日本好朋友
$day1_photo2
Coupon Taxi

下午一時準時到達馬尼拉機場。機場入境大堂竟然比深圳羅湖聯檢大樓還要差。 我們一班機至 少有二百人,可是工作的櫃台只有兩個,而且工作效率還慢得驚人。我真的很怕要等四、五小時。等了三十分鐘,只是向前走了一小步……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了,原來是早我一個小時到達馬尼拉的真吾。真吾問我現 況,我說可能還 要等很久很久。不過,最後只需等了一個小時左右便離開入境大堂,還沒有找換貨幣便急不及待到這出接機大堂。接機大堂非常人多,我找不到真吾,最後我上了電 梯時,真吾在後面叫我。「SONY ﹗﹗ 」我馬上跑回下去,見了真吾,我們終於在馬尼拉「相認」了。

真吾說,剛才真的很險,真吾降落的機場不是我乘坐的航空公司所用的客運大樓,所 以雖然同樣是 坐飛機到馬尼拉,不過就降落在不同的客運大樓。而且因為馬尼拉的機場守衛很森嚴,旅客不能隨便的到機場,所以真吾很難( 沒可能 ) 會能到我的機場大堂接我機。不過,他十分十分醒目,他避開了森嚴的守衛,偷入了我的機場大堂。 

我問真吾,我們如何入市區,他說坐的士吧。我說沒有問題。我們便走到一個一 個的攤位前, 據旅遊書所講,原來馬尼拉機場到市區的話,可以坐一種叫「 Coupon Taxi 」的計程車。有一些攤位幫我訂Coupon Taxi的,而價錢都是因地點而定的。由於旅行書說過這點,所以我們都不怕比人騙。每一個攤位都主動叫我們用他們的車,我們選了很久,終於選了其中一間。 原因是那個攤位的女店員比較漂亮(笑)。

走出了大堂,找到了我們訂了的Coupon Taxi,司機幫我們拿行李放到車尾箱。然後,我們便迫在車的後座。兩個人迫在一起,感覺上會安心一點。一路上,司機問我們很多問題,但我也很小心地回 答,因為很害怕司機對我們別有用心,所以答他的問題時,很小心地回答。的士從機場走了大街的時候,街上很多車子,在停車等候的時候,突然有人從我們車子外 面拍打我們的窗子,還想打開我們的車門,幸好司機一早在上車時已經叫我們關好車門並鎖好車門。原來拍打我們窗子的人是在街上行乞的,因為,真吾出生在很富 裕的國家,他沒有見過有人這樣子在街上行乞,所以他感覺得有點害怕。我說,很多地方都是這樣,例如:深圳、曼谷、吉隆坡等地都時有發生。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於下午二時三十分,我們便到達酒店- Hoilday Inn。酒店原來是一間四星級的豪華酒店,而且,酒店當中還有一個賭場。下車時,因為還沒有換菲律賓的貨幣,所以由真吾付了330peso。我們進入酒店 之前,門口的保安要檢查每一位進入的客人的行李,好像機場的保安通道。我們進入酒店後便馬上check in。check in 的時候,我們等了很久很久,菲律賓人做事真的真的真的十分十分十分慢。差不多苦等半個小時才能安排上房。上房時,我們坐的升降機,原來是要「燙咭」才能按 升降機的層數。可是,我們的「咭」又不能生效,再一次去counter 更換一張。今次終於生效了。上了房間,休息一會之後,我們便離開酒店,到附近四處看看。

我們先到找換店換了一點菲律賓的貨幣 - 比索。如果比索對換日圓的話,十分容易。因為50 比索 就等於100日圓。即是說,只要將比索的價格乘兩倍,就是日圓的價格了。我用700港元換來了4835peso,我相信700元應該足夠玩四天吧。  

我們商量到那裡看看,真吾說沒有意見,那麼我提議到「聖地牙哥古城」。在途 徑「聖地牙哥 古城」的時候,路旁的人不停地問我們去那裡?又說前面很危險…我和真吾有一點點害怕,所以也加快腳步離開。我對著真吾說:「我們很像冒險呢?」「對﹗對 ﹗」他馬上回答。

 

聖地牙哥古城
聖地牙哥古城

真吾想馬上離開,因為在他的眼中,馬尼拉的交通很危險。但是我們沒有辦法。 走了三十分鐘 左右,我們到了「聖地牙哥古城」。古城內的建築物比想像中好,起碼古城內有間麥當努。我們走了一會,後面有兩個鬼鬼祟祟的男人跟隨我們,我和真吾打了一個 眼色,然後跑出了古城,馬上跳走一個的士裡。真吾說:「剛才真的很危險啊。」我只好哈哈笑回應。


聖地牙哥古城
馬尼拉街景

 

我們坐的士再次回酒店,用了 70peso。再次被門口的保安要檢查。回到房間,定一定神之後,商量到那裡吃晚餐。在旅遊書裡左看右看,最後,我們決定去吃「韓國料理」。我們再次離開 酒店,再次被門口的保安要檢查才能離開。坐上的士,叫司機帶我們指定要到的餐廳。只用了100peso。下車後,找了一會兒,就找到了我們想去的韓國餐廳 「Korean Ginseng Chicken Restaurant」。店內的食客看來都像韓國人,可能一般的菲律賓人吃不慣韓國菜吧。我們點了一些菜,一些韓式燒肉等。每人都是100港元左右,不太 貴。飯後,我們坐的士回酒店,途中,我們和的士司機談了一些話,問問我們從那裡來,又問我們要不要「小姐」等等,我們都笑起來。最後,下車前,我用有限的 英語問司機:

「 Do you know Taal ? 」
「 Taal ? 」他回答。
「 Taal Mountain 」我解釋。
「 Yes ! i know ! 」他驚訝地回答。
「 We want to go there. 」我再次解釋。
「 Yes ! When ? 」他問我。
「 Tomorrow morning !」我回答。
「 i am free. you call me !」他說。

我們商量過,又問了價錢,租一日車要 3500peso,價錢只是每人270元港幣左右,我覺得還可以。真吾說,若果以馬尼拉和火山的距離約75 km來說,在日本坐的士的話,跟本不可能,何況是來回?所以真吾覺得非常便宜。我們覺得價錢還可以,就跟司機說好,明天早上八時半來酒店接我們。留下我們 的房間號碼,我們就下車了。再次被門口的保安要求檢查。回到房間,我才發現,原來我們忘記付錢。(笑)我和真吾都笑了很久。不過,這時,我們房間的電話響起 了,原來是的士司機打給我們,我們只好把笑容收下,只好乖乖地回到酒店門口付款。 

 

 

2003年2月6日   星期四 ( 年初六 )  

早上,真吾先起床,7時15分他才叫我起床。8時正,我們離開酒店,到酒店對面的麥當努吃早餐。真吾說,他很久沒有到過 「麥當努」了。 我就回答他,我很久沒有吃過「早餐」這種東西了。(笑) 我只吃了一個 40peso的早餐。 吃了十五分鐘,我們再次回酒店的房間,八時三十分,的士司機打給我們叫我們出發了。這次,我坐在車的前座,而真吾坐在車的後座。我們出發的時候,我們三人 像小孩一樣大叫「 Let's GO﹗」。

我叫司機先到郵局,因為我要寄名信片回香港。郵局的外觀很像博物館,寄回香港的郵資也不貴,只是40peso而已。之後, 我們便正式出 發去塔爾火山(Taal)。雖然馬尼拉和塔爾火山的距離不還,只有75公里左右,但是馬尼拉的塞車很嚴重,每段路也塞車。等,是唯一可以做的。   
塔爾火山是世界上最小、海拔最低卻是最危險的火山,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山中有湖,湖中有島(火山)”的奇景,由於地理位置、氣候及美得幾乎令人窒息的。  

11時左右,我們到達了塔爾火山,我和真吾被美麗的風景所吸引,不停地拍照。山上的氣溫大約比市區低六至七度,的士司機連 忙穿上外套, 不停地說「Very Cold」。但對於我們來說,這種溫度是剛剛好。 

 

 

酒店附近街道
往塔爾火山途中

 

可能菲律賓人習慣了三十幾度的高溫,一下子去到只有二十度左右的溫度時就覺得非常寒冷。 

 

山中有湖
湖中有島 (火山)

司機問我們想吃什麼?我和真吾不約而同地說「菲律賓菜」。下午12時,司機帶我們到了一間可以看到火山景的「 露天湖景餐廳 」。我們坐在餐廳的露台,從露台看出去,可以看到塔爾火山。我第一次這樣子一面看火山,一面吃飯。吃到一半時,有LIVE BAND在我們身旁唱歌。他們先唱了一首菲律賓歌,然後司機叫他們彈了一首日文歌,不過唱日文歌的菲律賓女子的發音就有點怪了。(笑) 

我取笑司機說:「現在,香港只有十度左右,比這裡更冷。」真吾接著說:「 我住的地方,現在只有零下 20度,下著雪。」司機聽了之後, 覺得很驚訝。我們笑了很久很久。 
司機買了一杯咖啡,暖一下他的身子。之後,便上車去吃午餐了。途中,我們看見了有些人在賣菠蘿,我叫司機停車,因為我想買菠蘿。講好價後,我們買了一個菠 蘿,25peso。

最後,我問他可不可以借個結他給我彈?他說可以,我彈了一首「相對無言」,他們一面聽我彈,一面唱出英文歌詞,氣氛十分 好。三個男人吃 午餐只吃了665peso,相當便宜。飯後,我們就回馬尼拉了,因為我們的酒店明天到期,而我卻在後天才離開,所以今天之前要找另外一間酒店,不然明天就 沒有酒店入住了。我叫司機幫我找一間又平又好的酒店,我們回馬尼拉後,司機車了我們去了一間叫做「Towel Hotel」的酒店。

上房看一下,算是豪華,只需 1,850peso,覺得價錢還可以,所以予約了。下午3時,我們回到 Holiday Inn了。上房間休息了一會兒,我們又再出發了,這次是去乘坐一下,馬拉尼的架空鐵路 - LRT 。LRT沒有售票機,只有售票處,人們必須排隊買票。車票好像是一律12peso。上車後,我們沒有目的地「遊車河」,一直坐到 EDSA下車。EDSA 似乎是一個大站,可以轉車,不過我們只行了那個商場,發覺沒有什麼特別,又再次離開了。

真吾建議我們坐的士回去比較好,我們再次坐的士,這次的目的地是昨天韓國餐廳附近的一間百貨公司 - LOBINSON'S DEPARTMENT。坐了30分鐘左右的士,終於到達了。車費又是100peso。進入了百貨公司之後,我們都覺得有點餓,所以我們便找一間餐廳吃晚 餐。我選了 pizza hut ,真吾沒有意見。若果在香港吃一個pizza 加兩杯飲品,也差不多要150港元。可是,在菲律賓的話,同樣份量的話,只需 412peso,53元左右,足足平了三分二。飯後,到百貨公司的超級市場買了一些用品、水和食鹽。晚上7時,我們坐的士回酒店了,這次我們只用了 40peso就回到酒店。( 這次才發覺,上車不講價只看咪標原來更平。) 


我和的士司機
塔爾火山山頂景色

塔爾火山山頂景色
真吾


和路過的學生拍照
的士

 

 

 

上了房間,我們打電話叫酒店方面借一把小刀給我們,我們用那小刀把今天買來的菠蘿切開。真吾說,他從來沒有試過這樣子自己開一個菠蘿來吃,在日本買到的, 幾乎全都是罐頭,基本上在日本很難買得到整個菠蘿吧。他沒有這樣子吃菠蘿的經驗,只好由我來開刀… 將菠蘿切到一粒粒,再加上用食鹽開成的水,菠蘿的味道,感覺很清甜。

我們一直談天說地,一直談到深夜 12時,我們才睡。 由於,真吾要乘早機回國的關係,所以他深夜 3時就起來了,深夜4時30分,他就離開了房間,離開時叫醒了沈睡中的我。 
「 SONY,我走啦。」他說。 
我只好眯著眼起來跟他說再見。

 

山上的天氣
真吾和的士司機

2003年2月7日   星期五 ( 年初七 )

早上8時05分,被HOUSE KEEPING叫醒,不過,我沒有這樣早離開,一直到11時15分才CHECK OUT離開酒店。離開後,到對面的 HAMBURGER 吃點東西。之後,就步行往 TOWEL HOTEL Check In 了。上了房間又再睡,一直睡到16:30分。步行往附近的 ROBINSON'S 百貨公司,將全座百貨公司走了一次,找了一間網吧上網。上網回覆近日寄來的電郵,下午6時,又到了昨日到過的pizza hut 吃 pizza 。這次我只吃了 248peso。飯後買了一些名信片後,就步行回酒店了。回到酒店後,看了一會兒電視,下午8時又再次睡著了。 

2003年2月8日   星期六 ( 年初八 )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天竟然睡了這麼多,很有可能是旅行前睡覺不足,每天只睡幾小時。不過,旅行就是一個休息。今天睡到上午 八時,足足睡 了十二個小時,名副其實睡了半天。11時45分才離開酒店check out,check out 時,櫃台的小姐對我說「嘩﹗沒多沒少,剛剛 Stay了 24個小時呢 ﹗」我沒有回應她,只是笑笑口對著她。離開酒店,步行往ROBINSON'S 百貨公司,又再次到pizza hut 吃 pizza。下午一時,離開 pizza hut 時竟然「眼眉跳」,我有點不詳的予感,果然…… 

果然真的有事發生,上的士時,我對司機說要去機場。他問我是國際機場還是內陸機場,我回答是國際機場。 他又問我是那一個機場,我說我不太知道。然後他又問我坐什麼航空公司的,我回答說是菲律賓航空。於是,他就載我到一個不知明的機場。原來那個機場大堂是 第一大樓,我上機的地方是第二大樓,這是大堂門口的保安告訴我的,我只好再一次乘的士。上了一架的士,向司機說我要到第二大樓,司機說要 200peso,可是我從市中心到機場都只要 100peso,但從第一大樓到第二大樓卻要收200peso,不過我沒有辦法,只好「任人愚辱」。雖然距離十分短,可是步行卻是不可能的。

下午1時30分,到了第二大樓。排隊入大堂的人龍很長,因為,保安要續個檢查每個進入大堂的人,我排了足足 45分鐘才能進入大堂。已經知道菲律賓人做事很慢,所以做什麼都要提早很多時間。下午5時多才起飛,我卻下午1時半就到了機場,我真的不太相信菲律賓人做 事的速度。下午3時,開始排隊 Check in,Check in 後又要排隊過海關,排了約1個鐘頭後,我才能到候機室。在候機室我買了一份日語報紙,125peso和一支水35peso。5時10分開始登機,我是最先 第一個登上這架AIRBUS340-300,無驚無險又回到香港了。 

p.s. 有趣事情有以下幾種: 
第一,從真吾口中得知,他從來沒有見過蟑螂。我以為他說笑的時候,他說北海道這麼冷,蟑螂跟本不能生存。 
第二,從真吾口中得知,菲律賓人非常喜歡喝可樂。後來我發現,差不多我們所見的人都是喝「可樂」的。


在山上買的菠蘿
菲律賓航空空姐。不過有點似菲律賓總統阿羅約夫人

 

exit page

關於本網站 責任聲明
sonytraveldiary.com Copyright © 2003-2017, Written by Sony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