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小時候一直不太知道自己畫畫是否有天份,只知道自己喜歡畫畫。然後由中學二年級開始,每年美術科的成績也是全級第一名。

到升上中四要選科時,我本身是有能力修讀商科,卻選擇入讀 修美術的一班,全因熱愛美術。 之後兩年的主修美術科,美術老師幾乎每次也不滿意我的美術功課,但另一方面又給我很高的分數。

「你不要以為我給你高分,你就很自滿啊。其實你畫得不是很好。」她經常這樣對我說。 她是為了想我更進一步而打擊我嗎?我不知道。我只是一直沉默不言。

另一方面,課餘時我又到了坊間的畫室去研修畫畫,記得最初是畫素描的,班上大約有二十多人一起上堂。當我畫到一半時,導師走到我的身後,看著我的作品對我說:「你鬧著玩?為什麼畫成這樣?你刻意的嗎?」

我當然沒有鬧著玩,而我不知道導師為什麼他會這樣說。但當大家也完成他們的作品時,導師卻在眾人面前抽起我的作品,然後對其他同學說:「大家看看SONY的作品﹗雖然畫起上來還很幼嫩,但是……整體對比很強,很有個人風格﹗大家同學可以參考﹗」為甚麼他的說話前後矛盾?我至今仍不知道。

中學畢業前,我參加了兩個國際繪畫比賽,其中一幅作品令我 得到 挪威奧斯陸國際兒童美術館特別文憑,而我的美術老師卻不發一言。畢業後,聽其他同學說,我的另一幅作品,也得到 法國某個美術館的獎狀,只是我畢業後沒有再回學校,證實是否屬實。

中學會考,我也有應考美術科,出來的成績不單止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同班同學的意料。我的會考美術科成績,竟然比起班上最差的同學還要低分﹗﹗我一直在想知道 改卷的老師們 眼光是否有問題。

我真的有天份?還是如老師們所言其實我畫得不好?抑或,香港的老師們 根本不懂得欣賞我的畫?而我兩次參加歐洲的比賽也勝出,是否只有歐洲人才懂得欣賞我??我頭腦中充滿問號。

更現實的事,畢業後的我,要找甚麼工作好呢?若果我對繪畫是有天份的話,我就全心全意的去繪畫。但身邊的親朋戚友也對我說:「在香港生活很現實,即使畫畫很利害也不能養婦活兒啊﹗你不如認真想想吧。」 最終,我就是這樣放棄了畫畫,而且把過去的所有畫稿都燒掉。之後投身社會,一直在職場裡打滾,埋頭苦幹工作,迷失自己,十多年來一直沒有再拿起畫筆。

直至幾個月前,我和法國朋友談起我以前的事。她聽了之後感到驚訝﹗「SONY! 你知道嗎?其實你是很有天份的。你的老師都不好,不應該對學生說負面說話。你知道嗎?每個人也有自己的風格,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想法,你不用介意大家對你的批評啊。 你已經不用交功課,畫畫只是表達你自己想法的其中之一,即使人家不明白你、不認同你,也不要緊。你不如嘗試一下再次畫畫吧。」 之後,我得出以下感想:畫畫只是我的嚐好,即使自己有天份也好,沒有天份也好,也與任何人無關,我只用享受畫畫的過程便可以了。

之後便決定從今之後,除了一般的旅遊外,還要抽時間到國內外不繼去學習不同的畫法、技巧,一切從零再開始

在網上找到東京藝術大學暑假也有短期的油畫課程。想一想,東京幾乎是我的第二故鄉,到那裡學習的話,起碼語言上沒有問題。 結果我就決定「去東京上油畫課」,開始歸零學習。

關於本網站 責任聲明
sonytraveldiary.com Copyright © 2003-2017, Written by Sony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