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

♫什麼叫絕望 抬起眼望望 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 隨便收看♫


早十年前就計劃去關島,同樣一直也只是在計劃當中,總覺得去關島不算是一件難事,所以一直拖在後面。

不過,在2014年計劃去美國時,也做了一個最壞的打算。若果美國簽證申請失敗的話,就由美國本土 改去 美國關島,反正關島也是美國領士之一,最主要是感受一下美國風情而已。不過不知道是幸運與否,因為我的美國簽證申請成功,去關島的計劃又再延期至今。

香港快運曾經在2016年12月中旨至2017年6月底,營運過香港至關島航線。不過該航空公司稱營運成本因素為由停辦直飛線。

去關島,目前唯一有直航的似乎只有聯合航空。提供一星期四班航次,分別去程和回程也是星期一、三、五、六。
而中華航空、日航、大韓和菲律賓航空則有需要中途轉機。

眾所周知,聯合航空惡名昭彰,最出名的應該要算2017年,美籍越南華裔醫生David,在已經登機的情況下,遭到航警暴力對待,並被強行帶離飛機的事件。

而上年年尾,英國「選擇 Which?」雜誌的航空業滿意程度最新調查顯示,聯合航空蟬聯最被人不滿的長途服務航空公司。最最諷刺的應該是其 公司口號的最後四個字: 翱遊天際,友善體驗

說回我,出發前一日才查看國際駕駛証。oh,大獲,六月已經過咗期,現在已經是七月。我還以為是八月才到過。
因為上年是八月二十一日出發去加拿大,我以為我是八月十九日左右申請的,滿以為我還未到一年。

不過原來是上年六月份搞的,所以就剛好過了一個月。

我記得網絡上有人說關島不用國際駕駛証,只用香港駕駛証就可以了。但是,我查看過也有網友說每一間租車公司的政策也不同,所以有一些必須需要,但有一些不用。為免因少失大,於是出發當天早上就開車到運輸署辦理。幸好我是夜機,早上去辦也不是問題。

題外話,我在運輸署辦理的時候,發現在我前前後後的幾十位輪候者,也是辦理國際駕駛証的。我真的感到有點意外,因為早在十五年前左右,最初我辦理國際駕駛証的時候,幾乎沒有太多人辦理的,現在竟然辦理國際駕駛証的人多得很恐怖,也證明了香港人開始喜歡了自駕遊。

晚上10:50分才飛起,幾乎有一整天的時候處理事情,例如我辦理好國際駕駛証,回家後才開始執拾行李。內子也如常工作,一直到六時左右才回家。原本打算開車到機場前,在新田的某間餐廳吃晚飯,吃飽晚飯之後才開車到機場。差不多晚上七時出門口,把行李放到小車裡,然後把車子駛離停車場。然後我發現我的車子好像有點不妥。
於是我下車看看輪胎,發現後胎的氣竟然全漏了。由於我的小車是沒有後備輪胎,加上附近的 三和補胎公司又好像已經關門了。於是老爸馬上找了他的好友來接我們到機場。

 

$day1_photo1
臨出發才爆胎,認真黑仔
$day1_photo2
關島

我們到達機場的時候大約是8時。我們花了一點時間把行李放到行李車,又大概差不多花了30分鐘在 聯合航空的櫃檯前排隊。我自從2000年之後,就再也沒有乘搭過聯合航空。

在排隊的時候,就有兩個男性職員(不知道是機場保安還是地勤)就走過來問每一個往美國的客人一些簡單的保安問題。例如第幾次去美國、會入住那一間酒店之類,總之平日你到其他國家Check in時一定不會有人在你排隊時問你問題的。

我們的行李頗多。其實我已經沒有帶航拍,也沒有帶我的無反相機,只是帶了一部智能電話來拍攝和記錄我的行程而已,但畢業我們一家五口,單是每人五件衣服就已經是25件,然後鞋襪長短褲泳衣泳褲之類,加起上來就很驚人了。

單是查看五人的護照,地勤職員就花了15分鐘左右,才順利辦理好Check in手續,拿到登機證。結果,這樣子就已經花了一個小時。

大約9時就到機場離境大堂那層的大家樂餐廳吃飯,不過已經是晚上9時,很多東西都已經賣光了,能夠點的飯菜也不是很多。吃飽之後,我就走去拿已經預訂好的Pocket Wifi。

在我拿Pocket Wifi時,職員是有問我去那一個地方。我回答是 關島。然後職員想了一想後問我:「日本呀?」
『美國關島。』我笑着回答。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身邊也有很多人不知道關島是屬於美國的,包括我的鄰居、送我們到機場的司機、租Pocket Wifi的職員、某些機場保安職員,甚至某些入境處職員也不知道關島是屬於美國的。大家一聽到關島,就好容易聯想到日本的廣島,或者日本的關西。

其實關島嘅主權並不屬於日本,而是美國的屬土之一,當地居民都係美國公民!而關島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及原居民的查莫洛語,通用貨幣就係美元。不過,我唔排除可能真係會有人傻下傻下 兌左日圓去關島。

當我們進入了保安檢查時,我的背包進入了X光機,職員要求我打開來檢查。職員說我的背包裡有「利器」。
然後,找了一下之後,我才知道我的筆袋內有一把剪刀,他們說那把剪刀過了長度,不能上機。

其實那只是在文具店買回來一把很普通的日本製造較剪。我的筆袋內除了有較剪之外,還有原子筆、鉛芯筆、鉛筆、直尺、塗改液、漿糊筆等等,所以基本上有一把較剪在內我也完全不為意。

機場保安說不能拿上機之後,原本我以為他們會沒收我的較剪,不過他們說可以保留兩個星期,回來時在機場取回就可以了。於是,我便走過去填了一些表格,拿好了收據就去辦出境手續。

閘口就在20號,非常近。從七樓的扶手電梯走下來後,往前再走一點點就是。

我們來到閘口的時候,大約是22時。原定在閘口的登機時間就是22:10,不過飛機也是剛降落到底而已。一直 Delay到 晚上22:50才開始入閘登機。不過,當我們進了閘,還在陸橋的期間,人龍就停了下來。原來在接駁客運大樓 與 客機之間的 陸橋的狹窄通道上,竟然有保安人員再次檢查乘客的手提物品。果然是美國,全世界大概也只有美國的航空公司才這麼害怕吧。Check in前要被查問一次,登機前又要再檢查行李一次。

 

全家福照片
我來到閘口時,從關島來的客機才剛降落

 


剛停下來
停好了

 

 

 

想不到在陸橋上也要再檢查多一次手提行李
小小的航機

 

 

由於這班客機的座位排列是3x3,加上我們很後期才訂座位,很多座位都已經被預訂了。所以無論如何也沒法子一家人坐在同一行,最多也只能分兩行坐。登上了飛機後,客機離開客運大樓,前往跑道途中又被其他客機扒頭,結果一直延遲至凌晨十二時正才能起飛。比起原本22:45起飛,足足遲了1小時15分。

臨起飛前,機上播放 安全影片,影片是United - Safety is Global III: Official Safety Video 。安全影片中的背景音樂是喬治·蓋希文(George 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哈哈,我還以為是 Sons of Maxwell 的 United Breaks Guitars。

起飛後大約一小時,空姐就先送來了兒童餐。幫Hitomi打開那份兒童餐,看起上來也不錯。過了一會就派發晚餐,我要的是意粉,味道真的頗一般。

 

 

兒童餐
意粉餐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