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3日 星期日

♪還記得當天旅館的門牌,還留住笑著離開的神態♪


雖然現在不用上班,過着退休的生活。但是,每天的生活也依然多采多姿,忙得不亦樂乎。
特別是聖誕節之前一直很忙,忙得病起上來。早在出發前一個星期,就患上了流感。出發前三天還失了聲,就好像啞了一樣。

這次大女兒和兒子也沒有跟我們一起去旅遊。大女兒和兒子開始對旅遊感到厭倦,寧願留在香港。其實我近年也開始對旅遊的熱誠也沒有以往那麼強烈。好像2016年去了兩次歐洲就已經足夠令我身心疲累。2017年坐十多個小時到加拿大也叫苦連天。

今天早上帶小朋友上教堂慶祝聖誕,中午回到家才開始收拾行李,下午三時半就出門口了。原本我爸打算載我和內子到機場,不過內子拒絕了,說我們自行坐龍運巴士比較方便。(碎碎念)

到了機場客運大樓之後,我一直以為自己坐的是國泰航空,於是就走到一號客運大樓 B,C區排隊。排到一半時才想起,雖然港龍和國泰的網站合併,而且兩者的標誌也統一了,但是現時獨立營運模式維持不變。也就是說,要走到原本港龍的櫃檯Check in才行。於是我們就由 B區,一直走到H區 國泰港龍的櫃檯辦理手續。

辦理好手續之後,就走到 T2 的某間餐廳吃飯,然後過安檢、過海關,坐無人駕駛列車。
到閘口時剛好 準備登機。因為有我們抱着嬰兒,所以在閘口的地勤走過來告訴我們可以優先登機。

 

 

$day1_photo1
準備登機
$day1_photo2
國泰港龍

進入機艙之後,想從我的背包拿出本書來看,才發現原來自己忘記拿相機、忘記拿智能電話的充電線,也忘記了拿書來看。哈哈。 只好在機上看電影吧。竟然有「屍殺片場」。這套電影我在上次的日本四國遊記時也寫過,導演的拍攝手法很特別,這套電影在日本全國也大受歡迎。到底它有甚麼的魔力呢?於是我就選擇它來看。看完之後,也吃過飛機餐,還有2個小時左右才下機。我睡了一會兒,起來後看了「精裝追女仔」這套80年代的電影,特別是堅叔一班人到了馬來西亞檳城旅遊時,因為巴士座位不足,曾志偉要坐車頂的這一幕,我每一次都發笑。

兩份飛機餐
尼泊爾計劃在2020年舉辦旅遊年活動

快要落機前,我才急急的為家人填好入境表格。 入境表格上,要選取入國目的。

分別是:
Official(官方)
Study(學習)
Rafting(泛舟)
Pilgrimage(朝聖)
Employment(僱用)
Trekking(徒步旅行/行山)
Conference(會議)
Business(商務)
Climbing(攀岩)
Tourism(旅遊)
Other(其他)

當中,Rafting(泛舟)和 Trekking(徒步旅行/行山)印在表格上是比較少見的。


我和內子是坐在35A,C 的座位,也就是客機的左舷靠近窗口的位置。這時就發生了一段小插曲。當飛機降落後,還在跑道上急停之際,在和我們同一行的,35H(右側路口)的那位南亞裔男人突然站起來,準備打開 頭頂上的行李架拿行李。 我後面的那位人兄看見了這個情況,就用命令語氣大叫了一聲:「 Sit down!」 全個機艙都突然變得安靜,然後,35H的那位南亞裔男人就坐了下來。 當飛機停泊在停機位置,然後打開機門下機,乘客都紛紛魚貫的走下樓梯車時,突然有一個男人在我後面激動的說了幾句英語。 我一面抱着小女兒,一面辛苦地聽他說的英語。可是他的口音太重,我根本聽不到幾句,只聽到Sorry之類。

我沒有理會他,他只是一直在我身邊不停的說。可是我又失了聲,想問他發生甚麼事,但是有口難言。

我們走上了接駁巴士,但其他巴士只是往前駁了不足五十米,就來到了入境大堂。到我下車之際,那個男人就愈來愈大聲的對我說話。內子終於聽到他的說話,好像是對我說對不起, 他還激動的說自己不是第一次坐飛機。內子對我說,他就是剛才坐在35H的那位南亞裔男人。這時我才明白他為甚麼要不停的說「對不起」,原來他誤會了說「Sit down!」這句話的人是我。 我馬上用失了聲的聲音告訴他:「Not me﹗」他好像不相信他自己認錯了人。

內子說,原來當坐在我們後面的男人大聲說了一句「Sit down!」之後,我們身後的男人就馬上伏下來。剛好這時我和內子又望過去看着35H的男人那邊,所以那個南亞裔男人就誤以為說「Sit down!」這句說話的人是我。

當我再說「Not me﹗」之後,他好像不相信他自己認錯了人。還不停地激動的對我說「Sorry。」
這時,我身後的那位男人終於出場了,他對那個南亞裔男人說:「Is Me ! 」
終於,那個南亞裔男人就開始再激動起上來,又再重複不停的說自己不是第一次坐飛機,不是大鄉里,每次飛機還在滑行時都會起來拿東西之類的說話。
我們都已經不再理會他。我身後的男人,原來也是香港人,是旅行團的領隊。香港領隊對我說對不起,讓那個南亞裔男人誤會了我。

其實那個南亞裔男人滿身酒氣,可能還在醉酒狀態,可能根本不清醒自己在做甚麼。若果他誤會了我而生氣,說不定可能會伏擊我。

到加德滿都機場,自助落地簽證的機器前面排隊,大概排了半個小時就到我們入資料。
在排隊期間,內子走到兌換店把 上次到加拿大旅行用剩的 200加拿大圓 換成 尼泊爾盧比。
然後我們再排入國手續,完成後走到下一層拿行李,行李已經不在行李帶,所有行李都被人放在地上。

我訂了的酒店其實就在機場附近。不過現在已經是晚上11時,不知道晚上治安是不是會很差,所以我有一刻想過坐的士過去。上一次酒店有專人接送我過去,只坐了一分鐘的車程就到了酒店。這次酒店沒有安排車輛接送我,所以我要自己想辦法過去。

我在機場看到有 prepay taxi,問了一問價錢。我原本還以為是 1美元左右的價格,但回覆我是7美元﹗儍的嗎?

內子問我,酒店遠嗎?我站在客運大樓外,指着遠處的藍色招牌對內子說:「就是那間,但不知道可不可以步行離開機場範圍。」這才是重點。

不過我想試一試,到底有沒有行人路可以走出這個機場。我走來走去,也看不見有行人路可以離開機場。但看見有一個停車場在附近,於是我們膽粗粗的走了下去,發現原來下方的停車場是有路可以通往機場外的大街,而酒店就在大街對面。

穿過沒有街燈的、非常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停車場,步行不到5分鐘就到酒店。
原來上次我入住的酒店是旁邊的那一間Meridian Suite Hotel。這是我入住的,就是Meridian Suite Hotel旁邊的Regal Airport Hotel。我們走到酒店大堂時,剛好晚上 11點左右。比我們早到一點來到check in的,也是香港人。大概在這個時候來到的,都是坐同一班機來的吧。

我們入住時是尼泊爾時間晚上十一時。香港時間已經是凌晨 1時15分。我倆都已經很累,沒有洗澡只是洗洗臉就去睡。幸好房間有熱水有暖氣,一晚價錢只是港幣約200元,非常不錯。

 


入境表格
酒店房間乾淨衛生,只是港幣200元一晚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