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Bon Voyage! !


昨晚和巴黎短短交流了一會兒,感覺不太爽。可能是因為酒店的所處區域問題所影響吧。

若果你第一次來香港,離開機場後就上了的士,然後你入住的地方就是處於 深水埗 北河街 和 鴨寮街交界,到這刻為止,你對香港的印象是如何呢??

當然和入住尖沙咀半島酒店,打開窗就見到港島的繁華夜景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吧。

早上起來後,打開窗簾。看見天色十分好﹗

 

$day2_photo1
從酒店房間窗戶望出外面的風景
$day2_photo2
酒店餐廳,已收工

記得酒店職員昨晚說過我們的房價是包含免費早餐,而早餐時間到早上十點為止。我們八點起床,輪流梳洗好之後,九點零五分離開房間,心裡想,還有五十五分鐘可以慢慢吃。到達酒店大堂旁邊的餐廳,看見餐廳沒有人,走到廚房看見有位非洲裔婦人,應該是負責早餐的職員吧。

就對她說:「 Bonjour! Two persons please!」

她回了一句:「 Breakfast time has ended?」

我以為我聽錯了,輕輕的回問:「 PARDON?」

她說:「Finished﹗」

噢?﹗不是到十點嗎?現在才九點零五分﹗但她說現在已經是十點零五分了﹗

這時我恍然大悟,馬上就問內子:「你昨日是在倫敦調教手錶的嗎?」

內子回答:「對啊﹗」

我:「我在飛機上不是告訴你,倫敦和巴黎是有一小時的時差嗎?」

內子:「你有說過嗎????」

算了,現在不是吵架的時間,想辦法處理好問題才是正道。

我就解釋給職員知,原來我們搞錯了時間,忘記了時差,所以錯過了早餐時間。

職員 裝出好像「與我何幹」的樣子。

我再問職員,能不能提供一點點食物給我們呢?我的小寶寶肚子很餓,Just for BABY﹗

然後職員就對我說了:「 只有牛奶,可以嗎?」 我們立即回答:「可以,可以 !」 「 要熱的嗎?」

她問我。 我立即用法語回答:「Très bien! (太好了)」

當店員送來溫暖的牛奶時,我教女兒用法語說了一句:「Merci beaucoup!」

女兒 就對着職員不停地說:「Merci beaucoup!Merci beaucoup!」

不知是語言問題,還是女兒可愛的樣子打動了店員,職員又問我們,要不要朱古力﹗我們當然喜出望外﹗

然後她又說,這裡還有一點點麵包,可以拿去吃,之後還陸續拿出牛油,果醬、芝士來。我們當然 喜顏逐開,不停的說:「Merci beaucoup、Merci beaucoup」。 最後職員更在雪櫃拿出幾盒乳酪給我們,我們感動到幾乎想哭。


雖然本身房價是包含早餐的,她給我們早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不要忘記,我們錯過了時間。即使錯過了五分鐘就是五分鐘,你想一想你遲了五分鐘到閘口,能不能登機??我知道法國人工作時間規定了這麼多就是這麼多,要她為你加班就是規定以外,她有權不招待我們。所以即使我們錯過了早餐時間,她依然招待我們,所以才令我覺得很感動。

吃了幾件麵包,幾盒乳酪,我們都有點飽了。我覺得不好意思,因為她一直站在廚房外等待我們吃光,要把碟子和杯子洗好才能下班。

雖然她臉上沒有煩躁的樣子,但是我還是覺得不好意思。我拿著我們用過的碟子和杯子,走到廚房,把袖子拉高,自己動手把碟子和杯子洗好。她看起來很欣賞我親自把杯碟洗好,我只是感謝她招待我們。


吃飽早餐後,我就打算一個人去租車的地方拿車。內子也想跟著一起去。起初我只是計劃自己一個人去,內子和女兒留在酒店大堂,等待我租來的車子一到,就把行李搬到車子。不用大伙人一起跑到租車的地方。不過內子喊著要一起去,那麼我們就一起去吧,反正路程也不太遠。

 

像condom的垃圾桶
酒店旁的小商店


酒店旁的麵包店
巴黎東站

 

 

巴黎東站
記得 <天使愛美麗 >中,有這場景嗎?

 

 

巴黎東站
巴黎東站附近的教堂

幸好我早在網絡上查看過租車公司的地址,還用 GOOGLE 街景這個功能,把附近的街道都記得很清楚。所以不用地圖的情況下,我們步行了十分鐘左右就到了租車的地方。

原本計劃是9點吃早餐,九時半左右離開酒店,十時之前到達租車公司。可是因為時差問題,現在要差不多11時才到達租車公司,比預計時間遲了一個小時。當我進入租車公司,職員馬上就知道我是誰。而且車子已經一早準備好了。當職員拿出租車文件時,對我說 :「你預訂的嬰兒座椅,沒有問題﹗還有,你需要附加的GPS,沒有問題﹗」


痛車?
巴黎的街道上真的有很多狗屎

「可是,你要的BMW Série 1 ,我們剛好 Full 了﹗」

我突然唐英年上身,大叫:「你·呃·人,唔好講大話! 」

明明我早在一月初時已經訂好了,要不是你們有 BMW,或許我就會訂第二間租車公司。

他補充:「不過我們給你免費升級,車子還大一點的﹗ 不過,不是自動檔的。」

我心裡想:「升級??不會是 BENZ 的 SUV 吧﹗」

然後,他從櫃子抽屜中拿車匙出來,我看了一看車匙上那輛車的牌子,幾乎想大叫。當時我的樣子,有如 挪威畫家 愛德華•蒙克所畫的《吶喊》當中的人物一樣﹗﹗因為是我最不喜歡的牌子之一:Peugeot﹗ 

雖然Peugeot 是法國人引以為傲的牌子。可是我想除了法國人以外,很少地球人會喜歡法國車吧。我和一般香港人一樣,都較喜歡日本車和德國車。

「法國車不是差勁,只是……@#^#%&#$*@ (下刪五千字) 」

算吧,都預計過在法國很難租到德國車。你不給我BMW,至少起碼也給我 Volkswagen 或者Audi 吧,雖然我沒有期望過你會給我 BENZ 或者 Porsche………[email protected]#^#%&#$*@ (下刪五千字) 

職員帶我離開店舖,他用手指了一指並說「 This is your Car ! 」

「哦﹗」我完全沒有興奮的心情。因為我知道這裡不是我的「主場」。對啊,人家沒有騙你,人家也沒有 Guarantee 你一定能租到 BMW,他們只是說明 這個價錢能租到BMW ...或「 同級 」。在你們法國人心目中 這輛車 竟然比 BMW 高一級??可是在我心目中 這輛車 有如 穆迪評級中的 Caa3 級別。

法國人啊,你們不是很浪漫嗎?為什麼不能給我一點驚喜??起碼你給我一輛AE86,我還有一點驚喜﹗
職員再三向我說明,法律規定 租車公司不能幫租車者 扣好 嬰兒座椅,萬一 嬰兒座椅 出了意外,是租車公司負責的。但我說,我在香港沒有用過 嬰兒座椅 ,根本不懂安裝,要不是你們的法律規定 嬰兒 一定要使用 嬰兒座椅,我反而還省了租 嬰兒座椅的錢。

職員很明白我的情況,可是他也無能為力,只能教我如何扣好。可是我們的天份很差,加上沒有經驗,扣了數次也扣不上。搞了幾十分鐘後,職員看不過眼,最後他很無奈地幫我們扣上了。

租車公司職員
租車公司的招牌太搶眼了,和建築物格格不入

「Bon Voyage!」 職員對我說。

這是我多年前第一句學懂的法語。意思是 「一路平安!」職員就慢慢的走回店鋪裡。( 他會背著我們講粗口嗎?)
接下來就是我坐在前方開始準備駕駛。雖然駕駛盤在左方,和我平日習慣駕駛盤在右方不同,但是我也不是第一次駕駛這種車子。記得第一次駕駛這種車子時,是在北歐的芬蘭。所以有過那次經驗,我想基本上問題不大。當調教好座位、鏡子、認清楚了大燈、方向燈和雨刮的位置後,再在GPS裡調好了 酒店的地址,準備返回酒店拿行李,然後正式出發﹗ 

好,一切準備就緒,正想出發之際………Hand Break 呢??Hand Break 在哪裡??

找不到Hand Break,所以開不了車。死死氣氣地跑回店鋪對職員說:「Sorry, I don't Understand how to drive this Car.....」職員問我,你懂得開手動轉檔的車子嗎?我回答我懂,不過只是找不到 Hand Break 在那裡??職員走到車子旁,我請他上車示範一次如何開動車子。結果,原來這款車的Hand Brake是自動的﹗只要找到 磨擦點,加一點點油就可以自動解除的了。

終於正正式式離開租車公司的範圍,踏上回酒店之路。一來巴黎的燈位很多,加上我還在熟習這架車的性能,平日習慣開的是自動檔車,不用找磨擦點,現在就像十多年前第一次學車的情況一樣,慢慢的去找磨擦點………加上巴黎的單程路很多,燈位很多,車子很多 …… (下刪三千個理由)

結果,花了十五分鐘才回到酒店,竟然比走路還要慢。

起碼都是一個好的開始,平安到達酒店。因為酒店附近都沒有泊位,我只是把車子停在人家停車場的出口,要是有其他車要出來,我就要駛開。內子一個人走回酒店房間,把行李拿下來。Hitomi 和我 留在車子,免得旅程第一天就被人炒牌。內子拿好行李下來,辦好退房手續,再在酒店旁的麵包店裡買了幾個麵包在路上吃。我則在車上 用 GPS 設定好目的地的地址。終於,正正式式的出發了。


一起查看車子
拿到車子了,準備出發

 

 

我們今天的目的地,是盧森堡。因為 老爸 的好友文先生 在盧森堡開餐館的,所以 盧森堡 也成為這次旅程的其中一點。老爸也參與這次旅程其中一部份,而他早在一個星期前已經獨自出發,從香港到了法蘭克福,然後文先生 從盧森堡開車去接他。老爸留在盧森堡已經一個星期了,我們今天就去盧森堡和他會面。

正式出發的時間是中午的十二時正,已經離開了早上人多車多的時段,結果我比起預計出發的時間遲了兩個小時。不過算吧,今天的行程只有「安全到達盧森堡」。跟著GPS的指示,幸好只是一條大直路,就駛到高速公路入口,進入高速公路之後就安心很多了,因為不用再塞車,不用再在交通燈前 「吊極力子」(踏離合器)。由於巴黎很多也有斜路,所以不要說要開車開到好smooth 令乘客舒服,就連最基本 斜路開車不要溜後,幾乎磨到 引擎熄火 才起得到。最要命的是它自動解除Hand Brake……踏得太大力油門,又不 Smooth,踏得太輕力,又容易令引擎熄火 或者溜後…太生疏了,都怪平日開的是自動檔的車。

開上 N3,轉 A104,很快就轉上 A4公路。途中經過兩個收費站。經過第一個時我付現金,到第二個收費站時,不小心駛進只收CARD的收費亭。沒有職員的收費亭,眼前只有一部機械,只好拿出信用咭來付。插進信用咭,不用半秒就吐回信用咭?﹗哦,是否已經付了錢??眼見 閘口的起降架 已經升起,定必是已經付了吧。拿回信用咭之後,急急駛離收費亭。一直在安全駕駛,大約4個小時左右之後到達盧森堡。不知不覺,原來我走了376公里。

 

 

終於安裝好了座椅
成功去到高速公路


沿途車子不多
法國的最高時速是130km/h


繼續專心開車
快要到盧森堡

下午四時,我們終於走進了盧森堡的國度。我在GPS輸入的地址,是文先生 所開設的其中一間餐館,位置火車站附近的新市區。起初我以為盧森堡是一個小國家,定必是人口也不多,車的流量不多,交通情況應該不是很繁忙吧。
結果,當到了火車站附近時,附近的建築物很新,很摩登,也有知名的名牌商店,加上人多車多,完全令我吃驚。我以為我自己 回到 港島區的中環。左閃右避的情況下,才駛到餐館門口。

由於餐館所在的位置是繁榮的大街上面,剛好只有三分之二個停車位,我就勉強把車子駛進去。唯恐怕被抄牌,我和Hitomi留守車內,吩咐內子走到餐館,通知老爸,我們已經到來了。內子離開車箱,過了幾分鐘後又跑回來。
內子:「我看見餐廳招牌,卻找不到餐廳入口﹗」

無奈地我把車子鎖好後,一起去找入口。因為餐館位於二樓,從遠處也可以看見餐廳外牆的玻璃窗,可是餐廳下層卻是其他店舖,不是餐廳的入口。真正的入口卻在商住大廈入口一樣,玻璃門卻關上了。內子曾經試過按門鈴,可是沒有人回應。

我嘗試輕輕的推開門。

「頂,原來玻璃門一直沒有上鎖。」

跑上二樓,卻見餐館烏燈黑火,一個人也沒有。我們只好走回車上,嘗試打電話聯絡文太太。可是,不知出了甚麼原因,卻打不通電話。最後開了 流動數據,然後再用 SKYPE ,結果順利打出給 文太太。

原來文太太一直在等我們來臨,要不是我們沒有搞錯時差,順利開動汽車的話,早就可以在這裡吃午餐了。
文太太說駕車來接我們。我說不用了,因為我們本身就正在駕車,倒不如文太太給我地址,我直接來找他們不是更好更快嗎?就在這時,不知是網絡差,還是其他原因,令到通話突然停了。想再次致電給文太太,卻一直打不通。

這時我想起,老爸曾經在文先生的家中上網,我記得老爸曾在 文先生家中「 打咭」﹗
地址也就知道了,輸入去GPS,馬上就找到 往文先生家中的路線。「只需6分鐘就到了」我對內子說。大家也很興奮,因為目的地快到了。不一會兒,終於到達 文先生所住的街道。剛到達不久,文太太 從二樓的廚房 就發現我們的車子了。文太太馬上走到一樓,打開車庫的門,歡迎我們的到來。我就把車子停泊在車房外,抱著Hitomi,就走進文先生的家。


快要到盧森堡火車站
文先生的家附近


文先生的家很大很闊,除了一層是車庫、一層是起居室和廚房、一層是睡房、還有一層在地庫連花園。Hitomi可能坐了四個小時的車程,悶壞了。一見到走動的地方很多很大,可見她非常開心。對我們來說,不太習慣在屋內要走樓梯。可是Hitomi卻喜歡走上走落。文太太很細心,知道我們一直在路途上,應該肚子餓極了,所以剛剛煮好了三碗麵。我們一進門就能馬上叫到 又熱又好味的 豬扒麵。另外更準備了超大粒的士多啤梨作甜品。我和內子也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大的品種﹗

 


我租的車.....法國獅子
Hitomi就像甩繩馬騮

文太太說,老爸今早就一直等待我們來,可是我們一直沒有和他聯絡,而 文先生又剛好 開車 和 我爸到了德國探朋友。等待今天晚上吃晚飯時才再和我爸會面。

待我們吃飽後,我們走回車庫外,把行李拿進入屋。文太太說我們今晚睡覺的地方是他兒子的房間,就在地庫的那層。她的兒子正在不列顛國讀書,所以現在有地方給我們住宿。

起初以為文太太帶我們到地庫,我以為地庫是不見天的地方,我們把行李搬進地庫的房間,打門窗都打開後,原來窗外是一個很大的花園,而且陽光充沛﹗

「今天才剛剛換了新的草皮。」文太太說。

我和內子心想,要是我們的家也有花園就好了,可以種植自己喜歡的花草樹木。雖然文先生家的地庫 不如 約道七號大宅的地庫,沒有2400多呎,更沒有 健身房、品酒室、多用途影院、健身房等設施,但是起碼有溫暖的睡房和浴室,對我們來說已經非常非常不錯了。

晚上六時,文太太也要離開家裡,回餐廳打點。我們就坐著她駕駛的車,來到盧森堡舊市區。文先生在 舊市區 也有兩間餐館,我們就在其中一間餐館「敦煌」前下了車。文太太告訴我們,這裡算是盧森堡商店最集中的地方,叫做軍事廣場。我們為了不打擾文太太工作,所以我和內子就決定在這裡走走看看。大約七時半再在這裡集合,然後才回餐館吃晚飯。


文太太為我們煮的麵
還有超大size的士多啤梨

這個地方叫做軍事廣場, 盧森堡市政廳是廣場上最主要的建築物,旁邊還有很多餐廳和咖啡館,更有 Pizza Hut 和 麥當勞。不過,這裡的店鋪,除了餐廳之外,連超級市場也是在六時關門的。內子有點驚訝,因為在香港,晚上六時依然是黃金時間,哪有不做生意而提早關門?

不過我早就知道,歐洲多數國家有所謂的「商店關門法」,規定營業時限。基本上週一至週五是六點關門,週六部分是十二點,部分下午五點,週日及國定假日全天不營業。此法其實不是商業法,而是社會法,主要目的是要讓所有的人晚上都可以休息,有家居生活。因為此法,父母晚上都在家,自然不大會有沒人管的青少年在馬路上逛,對社會的安定有極正面的作用。

這對生活在忙碌亞洲的我們而言很難想像吧。明明只是晚上六時,街上所有店鋪已經關了,幾乎連行人也沒有。你可能以為:This city is dying !

舊市區
敦煌 -- 文先生其中一間餐館

 

 

附近還有 pizza hut
也有牡丹樓


留意一下留地物價
法式咖啡屋

也由於所有店鋪都關了門,我們只能一直 Window shopping。市中心地方不大,我們幾乎走遍所有街道。接近晚上八點,我們走回「敦煌」,文太太也正準備接送我們到他們開設的另一間餐館,就是今天下午我們最先到達,位於 新市區的火車站附近的「帝苑」餐館。


沒有人排隊的 LV 店 (笑)
有趣的銅像


 

天空中真的有很多飛機來來往往
真像戰爭機


我們從後門進入,經過廚房,看見文先生正在廚房打點,打過招呼後,我們就到了餐館中坐下來休息。看到這間「帝苑」餐館的裝潢,令我和內子都有點吃驚。因為我們都覺得,這裡的裝潢,真的比起北京故宮博物院裡黃帝的寢宮還要漂亮。文太太說這裡的裝潢沒有改過,三十年前開業時已經是這個樣子。 三十年也沒有變得陳舊嗎?不知是歐洲的天氣問題,還是保護功夫做得好,裝潢竟完全不覺得陳舊。過了一會,就看見老爸來到了。

第一次和我爸在海外再度會面,感覺有點奇怪。

老爸早年已經是獨行俠背包客,雖然走遍大陸的大江南北,可是這是他第一次出國,而且更是自己獨自一人出國。老爸來到這裡一個星期,文先生和文太太已經帶過他去巴黎遊覽過,到過巴黎鐵塔,也吃過法國大餐,也去過羅浮宮,更去過紅磨坊看表演。也到過比利時吃晚餐,今天才剛去完德國探朋友和喝啤酒。

文先生更開著他新買回來的 BENZ跑車到法蘭克福去接老爸,還請他吃正宗的鵝肝和喝 Lafite 。總算是令老爸眼界大開吧。

唯一令老爸不習慣的,就是歐洲的硬水。老爸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天一定要喝茶。茶葉也很有要求,所以老爸自己從香港帶了一些來。可是原來用歐洲的水去泡茶,令到茶一點也不好喝。所以老爸最後要用支裝水去泡茶,不過又令他覺得用支裝水去泡有點浪費。

老爸拿出他的「三叔」智能手機,把他拍過的照片讓我看的同時,文先生已經開始把我們今晚的餸菜拿出來了。
今天晚上我們竟然可以吃到法國南岸的生蠔,北海的大海參,和當造季節的白露荀和青露荀,另外還有白切雞和深海大魚,今晚的晚餐非常豐富。餐後,我們就坐著文太太的車,回到他們的家去休息了。


我和內子也認為比起北京故宮還要美麗的餐館
三代同堂去旅行

文先生請我們吃的法國生蠔
北海海參



露筍和白切雞
炒魚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