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這裡,肚子有點餓。轉了角,看見一間咖啡店,門外沒有英文,店內似乎更沒有觀光客,大概是做 本地人生意的咖啡店吧。

走了進去,點了一份三文治和咖啡。醫好了肚,就繼續在柏林街頭 散步。



咖啡店
店內



頗美味的三文治和咖啡
我正打算購入的Mercedes-Benz

其實不用地圖、不用google map,要在柏林的街頭上走,一點也不難,只要懂得方向就可以了。

何況我之前預先看過地圖,把 前東、西柏林的圍牆位置也記下來,而我一直就遊走於 以前圍牆的位置。

然後,我走到去 一個叫 恐怖地形圖(Topographie des Terrors)的地方。那裡是一座戶外的博物館,是過往 納粹時期,黨衛軍總部所在。這一段柏林圍牆沒有拆除,在現存的柏林圍牆遺址中,長度僅次於腓特烈斯海因的東邊畫廊。


TRABI MUSEUM其實只是手信店
柏林圍牆遺址



中間有部份牆身完全沒有
有的就穿了一個洞

 

再往前走, 就是柏林眾議院(Abgeordnetenhaus of Berlin)。來到這裡 前方的街角 向右轉,往前一點左面有一條 「堀頭路」,那面的盡頭就是 現存唯一的 「東德監視塔」。

 

柏林眾議院
原來地上的 渠蓋都有圖案的


現存唯一的 「東德監視塔」
波茨坦廣場

離開「堀頭路」再往前一點點,就是 波茨坦廣場。從這裡可以看到很多柏林的新建築物 和 豪華的酒店都在這裡。當然,著名的 Sony Center 也在旁邊。

德國鐵路(DB)總部
車站入口


Sony Center
Sony Center

 

 


和香港很相似的過路設施。留意上面也顯示Sony Center
Center入面當然也有SONY專門店


最特別是屋頂
是一個類尖塔型的屋頂。遠看像富士山

 

我在Sony Center 參觀過後,沿着 艾伯特大街(Ebertstrasse)往北走,經過了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Memorial to the Murdered Jews of Europe),不過我卻沒有進入。

繼續沿北面走,看到對面的 美國大使館正下半旗。再往北面走,就是 國會大樓(Reichstag Building)。站在 草地前拍照,在草地上的感覺,有點像在 巴黎鐵塔那面的草地,感覺十分舒服。

 


國會大樓
附近的Paul-Löbe-Haus

有巴士到站顯示的巴士站
車身較香港一般雙層巴士低的 德國猛獅雙層巴士

 

走回艾伯特大街(Ebertstrasse),過了對面馬路,穿過 非常有名的 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頂上的勝利女神 曾經被 拿破崙劫走過的。

二次大戰,德國戰敗後,柏林被分割,大部分市區被蘇聯占領,而布蘭登堡門就位於英國占領區與蘇聯占領區的交接處。198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列根 也曾在這裡 發表演說。

穿過 布蘭登堡門,面前的就是 巴黎廣場。它得名於法國首都巴黎,以紀念1814年反法同盟占領巴黎。巴黎廣場不算很大,不知道的,還以為是 布蘭登堡門的一部份。

 

布蘭登堡門
布蘭登堡門

 

 

圍繞着 巴黎廣場的,有 法國大使館、阿德隆大酒店 、藝術學院 和 一些小商店。我發現在那裡的商店招牌,都 刻意改成 淡色,大概好像 日本京都的商店招牌一樣,要改成和周邊環境融合吧。

我看見 之前我租過車的租車公司 Sixt ,本身它的招牌是非常醒目、非常刺眼的 橙色。在巴黎市區租車的那次,我看見了也覺得和 周遭的建築物 完全格格不入。


巴黎廣場 遠望柏林電視塔
留意招牌顏色




菩提樹下大街
不知是不是路面下有地鐵,所以水管要這麼建設?

 

沿着 菩提樹下大街 一直往東走,走回腓特烈大街那裡。在街角,看見 一間以東德時代的 AMPEL MANN 為主題的商店。AMPEL 解作 交通燈,而 MANN 解作 男人。意思即是香港所叫的「 交通燈公仔」。

那些「交通燈公仔」,是前東德行人過路交通號誌上的圖案,也就是說這東西 是在 東德才有的。
德國統一後,曾有人提議統一東西德的交通號誌圖案,但在反對聲之下,這個小人還是保留下來。這些「交通燈公仔」成為東德情結(Ostalgie)的象徵物之一。

從腓特烈大街走回酒店,原來不知不覺走了三個小時,便回到酒店休息。


AMPELMANN商店
腓特烈大街





休息至 下午六時,我再次離開酒店,走回剛才 AMPELMANN 為主題的商店的旁邊,一間叫 Altberliner (意即:舊柏林人)餐廳叫晚餐。這間餐廳名字令我想起舊香港人、新香港人。試想想,十年後在香港有一個餐廳叫「舊香港人」。

在那裡我點了 一份薯仔湯、一份 烤焗的德國豬手 和 一杯柏林啤酒。

吃晚餐的餐廳
餐廳內





2012年時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住過數晚,到過不同的小城鎮,也找不到吃 德國豬手的餐廳。這次可謂 終於 嚐過 地道的 德國豬手。

想不到 這裡的 德國鹹豬手 外層又脆又煙韌 而 肉質嫩滑,和 中式的燒肉類近。配上我平日不太喜歡的 酸菜,則變得更美味。在香港我也試過幾間 所謂很正宗的 德國餐廳,但也沒有這裡好吃。

 

我點了 一份薯仔湯、一杯柏林啤酒
德國鹹豬手外層又脆又煙韌而肉嫩滑

 

餐後,我走到 AMPELMANN 對面的一間叫 Drive 的店鋪。與其說它是一間商店,倒不如說它是一間 大眾集團的 陳列室。大眾集團(Volkswagen Group),港澳地區 習慣叫它做 福士,不過德語直譯的話,Volks 有人民、群眾 的意思,港澳地區只是拿它的音譯。

不過 無論如何,(Volkswagen Group)是世界最大的三家汽車製造商之一,旗下汽車品牌有保時捷(Porsche)、奧迪(Audi)、賓特利(Bentley)、布卡提(Bugatti)、林寶堅尼(Lamborghini)、喜悅(SEAT)、斯科達(Skoda)和 福士(Volkswagen)。

在這間陳列室,人們都可以自由出入,一點也沒有香港那種 Sales 「吊靴鬼」 一樣纏繞着你。反而這裡好像一家大細,食過晚飯之後 逛陳列室是一種 娛樂的樣子。

 


一間叫DRIVE的店鋪
經典的保時捷


陳列室 的一部份是 咖啡廳,人們可以在那裡喝杯咖啡,然後還有一部份是 賣 旗下汽車的紀念品、用品等 地方。而陳列室 大多數的地方,當然是 陳列汽車,而當中空間十足,不像香港的陳列室一樣幾乎 車碰到車一樣。

在這裡,你就會覺得每架車也像 藝術品一樣,可以近距離參觀。某些不太昂貴的汽車,更可以 走進車箱內試坐。

不過 或許 福士(Volkswagen)實在太常見,我發現進入去陳列室參觀的人幾乎連 福士的車 也不多看一眼。反而 大家都走向 保時捷 和 林寶堅尼 那裡欣賞。

的確,即使平日在街上看見 保時捷 和 林寶堅尼,你也不敢走上前, 很認真的、很近距離的 去欣賞車的美態。

說起保時捷,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設計出保時捷996的,其實是一位叫做 賴平的 土生土長香港人設計師。他是德國車廠首位華人設計總監,有份參與不少跑車的設計,包括Boxster、Cayman等。而996就是他的得意之作,不單令他獲得最多設計獎項,更讓公司起死回生,避免公司倒閉。



我最喜歡的保時捷boxster
非常注目的林寶堅尼

 

因為早吃飯,怕自己深夜會肚餓,於是離開 Drive 之後,打算買點東西回酒店。和 其他歐洲大城市一樣,我很少發現 歐洲城市的街頭上有 24小時便利店,不要說好像 東京、台北等大城市 滿街都是便利店,真的總有幾間便利店在附近,而歐洲 好像除了倫敦之外,暫時不曾看見有 便利店。

走到 酒店附近的一間叫 Rossmann 超級市場,購買了 一支 橙汁 和 德國肉腸 便回去酒店休息。

全日消費:巴士 €2.7 、午餐 €10、紀念品€10 、晚餐€ 23(連小費)、 超市€2.91,共 €48.61


Rossmann超級市場
買了一支橙汁和德國肉腸


酒店資料:

酒店地址:Mohrenstrasse 30, Mitte, Berlin, Germany 10117

酒店名稱:柏林希爾頓飯店 (查詢房價)

 

德國柏林 其他酒店介紹:

柏林萬豪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君悅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麗思卡爾頓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麗晶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選帝侯大街索菲特酒店(查詢房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