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來辭>>


終於,歸園田居﹗ 香港是一個行路都快過人的城市,慢半步便遭人淘汰,
各方面的壓力都大得令人喘不過氣來,而新一代在溫室長大的青少年,很多都承受不了壓力而逃避。
或許我終於可以慢慢地重新探索一下自己,做做自己喜愛的事情。 終於來到了日本北海道。

我和陶淵明一樣,一直嚮往田園的自然生活, 故此最後「不為五斗米折腰」而辭工歸隱。
從精神的層面上看其實是與污濁現實相對的一塊淨土,在其中既憑藉田園的現實條件,
又通過自己意想的滲透,體驗著一種理想的生活境界。

人寄身於天地間的日子不多,所以在有生之年,應該順著自己的心志去決定自己的去向,
在天氣好的時候獨自出外遊玩、在田裏除草培土、在高地長嘯高歌、在清溪邊吟詠詩歌等。
每天悠然自得地到處散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謝絕世俗的應酬,生活非常愜意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