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6日 星期四

「一切重零開始﹗」 之卷!


早上四時醒了。原因不是時差,而是我想也想不到東京在早上三時多就已經天亮起來。到早上四時已經亮得睡不著。

天啊,我出發前一晚還沒有睡好,本想昨晚來到東京後好好睡一覺。可是,估不到我只睡了三個小時,天就已經亮到不能再睡。而公寓的窗簾很薄,更加沒有遮光布,所以我很早便醒了。

雖然醒了,但身驅還是很疲憊,加上昨晚和真吾喝了很多酒,根本不想起床。一直在床上半夢半醒的狀態下賴床,六時才正式起床。起床後,又慢條斯理的刷牙洗臉,一面開著電視看,結果接近六時半才出門口到便利店買了一個飯盒回酒店吃。回到公寓吃飽飯盒也不過是早上七時﹗

街角的餐廳
原來附近有jonathan

 

不遠處發現有七十一
原來sky tree也在不遠處


天啊,我今早早上十時才開始上課,現在也只不過是早上七時,時間過得很慢啊。

買了一個飯盒回家吃
這星期東京的天氣預告


一直看電視看到九時十五分,才拿著笨重的畫架 離開公寓,步行往上野駅方向。

七月下旬的東京,很熱。原因是因為香港附近有颱風的關係,令到東北亞一帶天氣非常晴朗,萬里無雲,高氣壓籠罩下,令東京變得非常炎熱。

雖然由我入住的公寓步行往上野駅 只是短短的二十分鐘,但已經全身大汗。

學校位於上野公園內,雖然 東京藝術大學 我沒有去過,但上野公園早在一九九八年時去過一、兩次。事隔十多年,幸好我還有印象,加上早就在網上看過地圖,還懂得抄小路到達校門。


上野車站
上野車站


看到在我身邊的路人都拿著 畫板,定必是我的同學吧,之後跟著他們來到學校的中央大樓。進入大樓後有工作人員為我們點名,再分發一個 姓名牌 給我。然後我們就要抽一張咭紙,之後便安排進入一間 演講室坐下。

自從去年三·一一大地震後,日本核電廠都全面停止運轉所造成的供電緊張狀況。日本政府一直呼籲民間省電節電,要是開冷氣的話,室溫也要維持在廿八度。

大學的演講室雖然已經開了冷氣。可是,以我們香港的標準來說,根本和沒有開冷氣的沒有分別。


上野車站
大學的課室,聽副教授講話


由於實在太熱,剛坐下來的同學,都忍不住的說「あつい」。

和我猜想的一樣,「同學們」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原因是這個課程的上課時間是平日朝十晚五,若果是已經出來社會做事的年青人,應該根本沒有時間參加這個課程。大概只有退了休的老人家才會在weekday有閒情來學畫畫吧。

台上有一位中年女士對我們說,她是我們這個課程的副教授,名叫 齋藤 芽生。她先告訴我們,最近日本的天氣有點反常,而且天氣持續的熱,據新聞報告,這幾天已經有幾個日本人死於中暑,所以請我們多加注意,也叫我們多常喝水。

然後她就告訴我們這幾天上課的時間表 和 我們等一下子就會分班。大概說了幾十分鐘之後,助教們就一一上台和各位學生見面,一輪自我介紹之後,副教授就吩咐我們可以到五樓的課室開始上課了。

六十位學生,被分成四班,每班十五人。我拿著剛才抽籤的咭紙一看,原來我抽到在五零九號課室五十四號位置上課。

我們都拿著自己的畫具和畫板,魚貫地由中央樓步行到繪畫樓。 由於課室位於繪畫樓的五樓,大家都分批乘升降機到五樓。

同學們幾乎全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伯伯、老婆婆,所以我都讓他們先上,結果我是最後一批乘升降機到課室的。來到五樓,就找找五零九號課室了。

當進入課室之後,同學們都已經找到他們的位置。只有一個空位,應該是我的。我看一看畫架上的編號,果然是五十四號。之後我就和其他人一樣,先坐下來休息。

同學們都開始從他們的袋中拿出畫具出來,而且他們都有帶舊報紙來墊著地下,避免顏料弄污課室地板。只是我繪畫經驗不足,也沒這麼細心,因而沒有這個準備。


課室外看到的風景,可看到sky tree
課程時間表


我開始打量一下四圍的同學。

坐在我左旁的,是一個年輕女生,是六十人當中的唯一少女。上天也對我太好了吧,運命要安排唯一一個年輕少女坐在我旁邊。(笑)

我認得這個女生,今早在上野公園時,我就看見一個女生拿著畫板往大學的方向走,當時我已經估計過這位女生是我的同學。只是想也想不到我們竟然坐在一起。

而坐在我右邊的,是一位穿格仔裇衫的大叔。大叔坐下不久,就已經「開壇」。先用舊報紙來墊著地下,然後拿出一支支用過的油彩顏料,還有 有點髒的調色碟、畫筆、油畫用的調色油、看得出用過多次的手巾和抺布 等等。

這時,有一位女性走進課室。是剛才在台上介紹過的「助教」。老實說,她的名字我忘記了。她向我們先講解一點事件,就是一會兒會先分配一些大圖畫紙給我們,然後模特兒會進入課室。當模特兒進入課室後,大家就不能拿起手機或相機拍攝上課時的情況。

還有,就是日本人很注重的禮貌。當模特兒進入課室,大家就要說:「お願いします。(麻煩您了/拜託您了)」等說話。

當模特兒小姐進來時,我們全班人同時說出「お願いします。」之後,模特兒就按了一下她手上的計時器,並把它放在地上,接著模特兒就開始慢慢的跳起舞上來。

每個人都開始拿起畫筆,並開始動手畫。

助教問我:「你以前畫過油畫嗎?」

我回答:「我以前沒有畫過油畫,不過有用過 阿加力膠(Acrylic) 來畫畫。」

由於在場的同學當中,只有我和我左手面的年輕少女沒有畫油畫的經驗,所以助教就開始教我們兩個人如何使用畫具。怪不得,班裡面只有我和那位年輕少女的畫具是全新開封,而其他同學的畫具已經「很有歷史味道」。

二十分鐘後,剛好是中午十二時,也就是吃午飯的時候。本想把握機會去結識一下同學,特別是那位年輕少女,但只見她在正收拾東西,若果我在旁刻意等她又好像頗尷尬,於是我先去洗手間整理一下頭髮,不到一分鐘就返回課室,可是同學們全都走了。

噢,錯失了機會。

馬上走到大學食堂,再看看有沒有機會可以遇見她。

走到食堂,只見長長的人龍而不見她。

天氣太熱,我沒有胃口吃東西,而且今早我已經吃過飯了。加上看見長長的人龍,我就不想排隊。而買 非食堂的熟食則不用排隊,結果我只買了一個飯團和一個三文治,坐在食堂外的長椅子上吃。

由於下午一時又將會繼續下午部份的課程,所以我提早十五分鐘就返回課室等待。

每個人都很準時的返回課室,模特兒小姐真的分秒不差來到我們課室。如同Copy and Paste一樣, 我們全班人同時說出「お願いします。」之後,模特兒就按了一下她手上的計時器,並把它放在地上,接著模特兒就開始慢慢的跳起舞上來。

不過我觀察了五分鐘之後,也動不了手。第一,我從來沒有畫過「非靜物畫」的經驗。第二,我沒有畫過「不停移動」的經驗。根本不知道如何動手。心裡很想大叫:「可不可以停下來﹗﹗﹗」

這時,齋藤副教授路過,走到課室,看見我的畫紙還是白雪雪,於是就問我為何不動手。
我回答:「很難。因為我沒有畫「非靜物畫」的經驗,模特兒小姐一直在動,我不知如何下手。」

齋藤副教授回答:「你可以憑感覺去畫。只要你觀察到那一個動作。你腦海中出現:「很美啊﹗」,就把它記在腦海。然後憑感覺去畫出來。不要太介意人物的比例就可以了。」

說罷,我就繼續觀察。突然,真的有一刻你會覺得她很美。美麗到難以用語言去表達的一種程度。總之,若果要是你有相機的話,你應該會馬上按下快門,把那一刻拍攝下來。

可是,這不是相機。
我只能用眼睛觀察。

最美的瞬間。到了。閉上眼。記著。好。動手﹗

哎吔。又忘記了。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又再次等待最美的瞬間。

模特兒小姐一直我們面前慢慢的跳舞。

「来た!」

最美的瞬間來了。

閉上眼。記著。

好。動手﹗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計時器響起了。時間到了。

模特兒小姐要休息十分鐘。

呼⋯⋯我太緊張了,要先放鬆起來。

我離開課室,來到走廊。想一想自己為何要來到這裡。
我不是要「歸零學習」嗎?要更進一步提升,就要忘記過去。
就像計時器一樣,來到某個位置,然後Reset,歸零,重新再來。
放下包袱,放下壓力,忘記過去,享受現在。

十分鐘過去了,模特兒從休息室出來,正向我們的課室走過去。
我也馬上回到課室,坐在畫架前,準備模特兒進來。

全班人同時說出「お願いします。」之後,模特兒就按了一下她手上的計時器,並把它放在地上,接著模特兒就開始慢慢的跳起舞上來。

好,等待最美的瞬間。

「来た!」

閉上眼。記著優美的動態。

好。動手﹗

勉強畫了一個模樣 之後,助教對我說:「很好。再在紙上畫多點,多點﹗」

然後,模特兒每一次的「最美一刻」,我也用一種顏色去表達。
經過幾次之後,整張紙也被我塗鴉了。

下午課堂過了一大半,我用了第二張紙來繪畫。我嘗試用幾種類近的顏色來調和一下,試驗一下油畫的特性。

到了下午四時半,終於完成了課堂。模特兒小姐離開了課室,同學們都開始動手洗好畫具。這時助教來到我的作品前對我說:「這幅畫真的不錯,畫出了一點感覺。開始拿捏到最美一刻的感覺。請繼續加油啊﹗」
「是,我會努力的。」

哦?﹗想不到第二幅畫就獲得了一點好評。

我見大家也在自己的位置上動手洗畫筆,那我就倒出一點洗筆水 到容器上,然後開始洗筆。

這時候,我右手面的大叔就叫停我:「 シンナーで洗ったらだめだよ!(不能用Thinner洗啊﹗)」
於是我停下了手,拿起我的洗筆水來看看我是否拿錯。

看不過眼的他問我借我手上的東西來看看,結果他看了很久也搞不清楚這是甚麼,也有可能他不太懂英語吧。
他說:「這東西我沒有見過,你在那裡買的?」

我回答:「我在香港買的。」

他說:「哦?﹗你不是日本人嗎?」
我回答:「對。我不是日本人。」

他摸摸了頭,好像有點不太相信我不是日本人。

他說:「可是…還是用肥皂來洗比較好吧。」

我謝謝他的意見,然後再跟他說:「謝謝你,還請以後多多指教。」

他說:「不用不用。我又不是導師。你有問題還是問回導師吧,因為他們才是專業。」

我看看他的 姓名牌, 姓名牌 上寫著「永田 進」。

我說:「如何也好, 永田先生 你也是前輩,我只是一個初學者,所以還請以後多多指教。」

助教對我們說 畫具 和 畫板等等物品可以放置在課室內,不用每天都拿回來。我也跟其他同學一樣,就這樣放在地上就離開課室了。

放學後,來到上野駅前的一間電器商店,商店幾層高,每層售賣的東西都不同,就很像 ビックカメラ 那種大型電器商店。我最初由地面那一層開始找插頭,之後上一層找, 之後上一層找, 之後上一層找,一直上到頂樓,也沒發現有萬能插頭賣。本想離開之際,發現原來還有地庫一層,試試碰碰運氣的心態下,結果就在地庫那層才找到插頭。

離開電器商店,已經很累了。加上昨晚睡得不好,所以就決定坐地下鐵回去。雖然只有一個站,又雖然要花160円,但我真的很累,加上天氣很熱,就當作給自己一個獎勵吧。

回到公寓附近的 稲荷町站 下車,就在公寓所在的街角,有一間門外寫著「お弁当」的招牌。我看看價錢只是420円又不是太貴,於是就買了一個飯回去公寓吃。

回去公寓第一件事,除了開門外,就是馬上把冷氣調到最冷溫度。其次就是拆開插頭的包裝紙,馬上為電話充電。還有我帶了一個旅行用的迷你Router,把房間的 LAN 線接上,就可以在房間內無線上網。

帶了這麼多插頭來也用不著
最終買了這個日本式插頭


 

最後變成這樣才能一插多用
街口買的飯盒

吃飽了飯,洗了澡之後還不到晚上七時,我就已經睡著了。睡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我的電話響起了。原來內子和Hitomi 利用 FaceTime 和我 進行視訊通話。 她們也很驚訝,我那麼早就已經睡了。香港時間只是晚上七時啊﹗


這是我的第一幅練習的作品
今天的第二幅練習作品﹐老師給予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