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4日 星期六

「烚你無人工﹗(克里姆林宮)」 之卷!


早上六時我自然醒來。我從上架床下來,走出大房,看見KiKi正在用櫃檯職員的電腦上網。我問她為何這麼早起身,她說她習慣了這個時間起來去廁所,然後順便也用一會兒電腦整理一下之前兩個月來旅遊所拍的相片。

我到洗手間梳洗一下,房間另一位女士 從房間走出來,也正打算上廁所,她告訴我:「你昨晚的鼻鼾聲很大,令房間外的所有人幾乎睡不着,很多人到今早才能睡。

我聽到之後覺得很尷尬,一直沒有返回房間睡,很怕令他們再次不能入睡,為了他們的睡眠質素我只好犧牲一下自己的睡眠時間而沒有再去睡。但時間這麼早,即使現在我外出也沒有甚麼景點可以參觀,所以一直在Hostel的大廳坐著。

大約坐了一、兩個小時後,阿旦和KiKi也起床了。她們打算今天去克里姆林宮,問我有沒有興趣?正好今天我也打算去克里姆林宮,所以就和她們一起去。

他們吃了早餐後,我們一起出發,由於到紅場不遠,只有一個站,所以我提議不如我們一起步行前往。

閒聊中得知,KiKi  是一個旅行家。目前去過的國家快要接近六十個了。在我眼中,她是一個典型的backpacker,出門總是背著一個大背包。而且她幾乎每次旅行也把機票的有效期用盡,有時一去就是三個月的旅程了。

在我眼中,她是一個苦行憎,很多時也省掉一、兩餐,入住Hostel,有時更睡在野外﹗試過在車站睡過、在麥當勞門口睡過,在城堡門口睡過⋯⋯用成語來歸納就叫做:「風餐露宿」。

我和阿旦也很敬佩KiKi,令我敬佩她的除了勇氣和膽量,她還是一位女性啊。

要說肯「風餐露宿」的男性也不多,何況是女性。但「風餐露宿」對 KiKi 來說只是「家常便飯」。

其實阿旦也不弱,到過的國家也比我多,也曾過到過很多東歐國家和南美國家。不過就不像KiKi一去就是三個月。

一路上,道路的兩旁都是蘇式的舊建築物。我們就一直往南行,就走到克里姆林宮的入口。因為昨天已經知道路徑,所以今天就能駕輕就熟的到了克里姆林宮門口。

Hostel提供的早餐。玉米片和麵包。
街上的建築物外牆


來到克里姆林宮門口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一時了。

在上次從巴黎回香港的航機當中,我在機上看過 「職業特工隊4」這套電影。Tom Cruise 假扮俄羅斯軍人,潛入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檔案室把克勃特的身份資料找出來。之後,「克里姆林宮」 不是被炸毀了的嗎?

入口處 和售票處時分開兩個不同的地方,售票處離入口點很遠。這點我們老早就知道了。

但為甚麼要設計到 入口處和售票處,總是分開得老遠?

要是第一次來而事前不知道,加上語言不通的話,根本就很難知道售票的地方在那裡。

好了,找到了售票地方,售票處總共有三個。那一個才是正式的呢?God Knows﹗


街上的建築物外牆
克里姆林宮外的「英雄墓」及「不滅火」。


一個看起來比較正規,另外兩個像小賣店的外型。結果,排隊買票的工作就交給阿旦和KiKi負責,我在附近再打探一下。

售票方式極混亂,排隊的人看來不多,但也花了接近三十分鐘才完成。我聽說進入「克里姆林宮」一定要把背包寄存,而阿旦和KiKi則覺得見步行步。也就是說:「或者我們可以不用寄存呢?」

每個人的方式和想法都不同。正如我澳門的朋友,開車到某個地方,把車停在路邊停車位去買一個飯盒,他也會投幣入錶。 雖然停車位離買飯盒的地方不遠,而且買一個飯盒的時間也不多,但他也不會抱著僥倖的心態。
可是更多的人總是想「省就省麻」~

入場的門票是 350盧布(約港幣87.5元)。


這裡是售票處,售票方式極混亂
入口


排了幾十分鐘的排到了入口處的X光檢查,結果被職員告知我們三人的背包「一定要寄存」﹗

我們又花幾分鐘的時間走回售票處附近的 寄存處,寄存行李的費用則是 50盧布(約港幣12.5元)。又要花時間去排隊寄存,然後又花幾分鐘時間走回入口處。一共多花了幾十分鐘的時間,中午十二時才能進入。單是買票和寄存所花的時間就已經是一個小時了。

我們從聖三一塔進入克里姆林宮,聽說當年拿破崙打到莫斯科,也是從這個聖三一塔入口進入克里姆林宮的。

不只拿破崙, 江澤民在也到過 克里姆林宮。2001年夏天,江澤民 和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 正式確認:包括海參崴在內的約150萬平方公里「自古以來」原本屬於中華的神聖領土 變成了 俄羅斯的神聖領土。

稍為有讀過中史的人也應該知道,在清咸豐十年(西元1860年), 俄國沙皇強迫滿清政府簽定了《中俄北京條約》,從滿清手裡搶走了約150萬平方公里 「自古以來」原本屬於中華的神聖領土,當中包括海參崴﹐俄國沙皇 更將海參崴改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


諷刺的是,大陸經常引用「自古以來」為由,要佔領 臺灣 ,甚麼「中共將不惜一切代價收復臺灣」、「寧要一片焦土也不可讓人拿去」,還有甚麼「釣魚台列島自古以來就是中華領土」等等,卻從來不敢 從俄羅斯手中奪回面積達600平方公里的海參崴,以及俄國境內其他百萬平方公里領土。

大陸政府為了讓所有人相信 海參崴 是俄羅斯的領土,讓人們不會質問大陸政府為甚麼不像奪回香港、澳門那樣從 俄羅斯手中奪回海參崴,令大陸政府尷尬,所以大陸政府的文件和宣傳媒體刻意一面倒的不用「海參崴」一詞,改用俄國政府的版本—「符拉迪沃斯托克」。那就如大陸政府把其聲稱擁有的「釣魚台」,改稱為日本政府所用的「尖閣群島」那樣。

小小的釣魚台列島總面積加起來才 6.16平方公里。為了這小小的島嶼就全國幾百個城市發生了反日示威,上街怒吼,表達他們堅決反對日本購買釣魚台的呼聲。

卻從來不為 被俄羅斯吞佔的 1500000平方公里 「自古以來」屬於中華的土地去叫過一聲。

為甚麼??

為甚麼 臺灣島就「不可分割」,但為甚麼面對俄羅斯時「自古以來」的神聖領土卻是「可以分割」的呢?是某人收了俄羅斯政府甚麼好處嗎?

敢說「寧願臺灣不長草,也要解放臺灣島」何以不敢說要解放海參崴或庫頁島呢?

莫名其妙﹗﹗


聖三一塔。聞說當年拿破崙也是
從這裡進入克里姆林宮的
國立克里姆林宮。原為蘇聯代表大會堂。


我們經過 克里姆林宮大禮堂。大禮堂原為蘇聯代表大會堂。

始建於1960年年初,1961年10月投入使用,佔地面積8400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0萬平方米,高29米是莫斯科最重要的大禮堂。蘇聯時代很多會議就是在這裡開的,平時不對外開放,故我們不能進入。

這座白色理石和玻璃結構的建築也是一座現代化的劇院。這裡有6,000個座位。每個坐席配有電子投票和同聲傳譯系統。


進入 克里姆林宮 後不久,剛好是中午十二時吧,這時有儀仗隊經過。雖然我還未到過倫敦,但也想起了英國的御林軍儀仗隊。

由於克里姆林宮還是現任俄羅斯共和國總統的辦公室,因此很多地方並不對外開放,遊人只能順著安排好的路線參觀。


這個時候剛好有儀仗隊經過
雖然我還未到過倫敦,但也想起了英國的御林軍


說起 俄羅斯總統,也就是我最喜歡的政治人物之一。早在2000年的時候,俄羅斯總統普京到了日本進行三天訪問。在行程快要結束前,他探訪了東京的柔道中心「講道館」。而很多人也不知道,這位尊貴的普京總統先生,原來也是柔道黑帶高手﹗而「講道館」派出一名只有十歲的小女孩和尊貴的總統先生較量﹗﹗意外地?小女孩一擊必殺,一下子輕易的就把總統普京摔倒在地上。

這就好像在漫畫龍珠第37期中,撒旦先生在 天下第一武術大會中,被 少年的杜拉格斯一招擊倒一樣。

當時主持這場柔道比賽的日本首相森喜朗,心情一定很歡喜,我想,他一定歡喜得像 大日本帝國在1905年在日俄戰爭中 戰勝 俄羅斯帝國一樣。

這是我對普京的第一個印象。

然後,這幾年來,新聞都不斷有他的消息,為人高調的普京,自2000年總統選舉勝出後,經濟好轉,加上普京本身的魅力,所以人氣和支持度一直都很高。4年後即是2004年又再次勝出總統選舉。在普京從2000年到2008年任職總統期間,俄羅斯在軍事、經濟和 政治實力上均有相當的提升,因而受到全國人民愛戴﹗

 


根據俄羅斯憲法,「憲法並沒有限制一人當選總統的次數,只是不能連任三屆」。
為此普京以退為進,欽點 梅德韋傑夫接任總統,然後普京馬上被繼任總統的梅德韋傑夫提名,出任總理一職,雖然好像是退居幕後,但其實連一個不懂政治的人也知道,普京只是換了個名銜,繼續做總統的工作,梅德韋傑夫根本就是「扯線公仔」。

在 2008年至2012年 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統期間,梅德韋傑夫最大的政績 可算是 提議 俄羅斯國家杜馬 修改憲法 把總統任期由4年變成6年﹗最終 修正案 提交上 聯邦委員會 並一如預期的 批准。

接著,2012年的俄羅斯總統選舉,又如 外界預期的一樣,普京再次出任總統,而且接下來普京的任期將會是6年﹗若果6年後他再勝出,又會是另一個6年﹗

普京 真的很懂得玩弄政治。在外交方面,普京 試圖恢復俄羅斯 在蘇聯時代的超級大國地位,而且目前來看,已經取得了一定成功。


繼續前行就在克里姆林宮內 矗立著四座建築精美的教堂:天使長大教堂、聖母領報大教堂、多棱宮 及 聖母升天大教堂。

可能早在幾個月前的西歐旅行中,我看得太多 教堂、宮殿。所以我對教堂、宮殿之類的感覺不太大,所以輕輕看過就算了。反而 克里姆林宮內的其他地方我就有興趣,例如 現為總統主要官邸 的 大克里姆林宮。不過同樣因為保安理由而不能進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內大教堂廣場。由左至右分別為:天使長大教堂、聖母領報大教堂、多棱宮 及 聖母升天大教堂

 


下午二時,我們參觀完克里姆林宮,肚子都餓扁了,大家也打算去找餐廳吃午飯。由於今天是我在俄羅斯的最後一天,阿旦和KiKi都建議不如大家也吃一頓好的俄羅斯菜才離開,我當然也不反對,於是我們就去找找餐廳去。

不過我餓得太利害了,幾乎要暈倒過來,經過一間小商店時買了一份三文治先醫一醫肚。結果大約又花了一個小時才決定那一間餐廳。

我們剛坐下一間俄式料理餐廳, 店員 給我們看餐牌。可是,餐牌上都只有俄文。 店員也只懂得俄語,根本不能和我們溝通。她找了另一位懂得一點點英語的職員來,她為我們解釋這些是甚麼,那些是甚麼。起碼大概我們也知道這些是湯,那些是雞肉和魚肉等等。

但餐牌裡,除了俄語的食物名外,每一種食物的名字後面,有兩堆數字。

例如:Борщ      100    400

到底是甚麼意思呢?價錢到底是 100 還是 400?

我估計那個 100,可能是 食物的卡路里吧。因為日本很多餐廳的餐牌也會表明這份食物的卡路里。

在莫斯科街頭買的三文治,有芝士、肉和青瓜
午餐




店員也不懂得用英語解釋,之後她叫我們等一等。最後,店員找到對面餐廳的店員過來。原來對面餐廳的男店員是位華人,所以懂得華語。
對面餐廳的男店員翻譯給我們知道,原來 中間的數字是 重量﹗最後的數字是價錢﹗

原來,在俄羅斯一般餐廳的餐牌也會標明食物的「重量」。真是各處鄉村各處例。

這我也覺得不錯,真的明碼實價,貨真價實。起碼不會好像香港的一些餐廳,你看餐牌的圖片時,圖片中的食物份量很多。可是當食物送上餐枱時,卻只有黃豆那麼大,而又不知道是甚麼的東西。

最後,我們點了一份三文魚,一份俄式餃子(有點像灌湯餃) 和一份牛肉。

阿旦 和 KiKi 打算餐後到 莫斯科大學看看史大林式建築,雖然我這次來俄羅斯的目的也是看史大林式建築,不過我還有更想看的東西,所以我們便決定各自行動。

餐後,我就一個人往 前KGB總部大樓。

KGB ,即是 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是 蘇聯時期的情報機構。其地位大約是等於 美國的CIA 、FBI,英國的MI5。

 


蘇聯時代的小車
俄羅斯車牌


這裡就是前 KGB的總部。蘇聯解體後,KGB 機關改制 為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也就是說,現在這裡就成為了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總部。

可能你不知道,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京早年曾任職於KGB,而且他是一名特工﹗曾活躍於東德境內,從事反西方國家的工業間諜活動 和收集秘密情報。還有,當年美國總統列根訪問莫斯科,當時身為特工的普京也扮過遊客。

當然,現在的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總部,不會那麼輕易就讓我入內參觀,我只能在外圍看看其建築物而已。


七姊妹之一藝術家公寓
前KGB總部


參觀過後,我走回紅場。這時突然下起很大的雨,我跑到 國家百貨公司GUM 內避雨。雨一直很大,又不停的下,結果過了半個小時才停雨。

雨後的紅場,陽光普照。我用 iOS 一個叫 360 PANORAMA的App,拍下了 紅場的全景相片。


列寧墓
聖瓦西里大教堂


紅場附近的建築(左至右):國家百貨商場、聖瓦西里大教堂、克里姆林宮、列寧墓、國家歷史博物館

 


幾乎每個地鐵站也有這樣子的地下街
今天的晚餐

之後,我又沿著 今早 由Hostel 走去紅場的路走回Hostel。剛回到hostel,坐在大廳脫鞋時,大廳裡正在聊天的兩位鬼妹仔問我,「你昨晚是不是睡在那間房間?」我回答「是!」。
然後再問我 知不知道「Snoring﹗ Snoring﹗」
我不知道 Snoring﹗的意思,所以我回答:「 Sorry, I don’t know! 」

這個時候,今早起床在大廳遇見的 那位香港女士 剛好回來,她聽到我們的對話,就笑笑口幫我回答:「 Yes, is He! 」
她用中文解釋給我知道,原來那兩位 鬼妹仔問我 是否 昨晩鼻鼾聲很大的那一位﹗
這時我才懂得 Snoring 的意思是 鼻鼾聲﹗

然後,那兩位 鬼妹仔繼續說「Do you know that last night your snoring was very noisy? I have never heard that before !」
這時我覺得非常尷尬,只好不停的道歉。若果我這一刻完全聽不懂英文的話,你說有多好呢!

偏偏這幾句最上心的,就完全聽得明白。
這時才下午六時半,我先回房間休息一會兒。房間是九人的 mixed dorm,也就是男女混房。

房間內有四張雙層床和一張單人床。因為昨晚我很早就睡著了,所以我不太清楚房間內的其他住客是甚麼人。這時,房間內除了我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我是睡在雙層床的上層,脫下了眼鏡,打算閉目養神。而這時,我聽到有人打開了房門。然後,我瞇瞇眼的偷看,原來是剛才大廳中問我是否鼻鼾聲很大 的那位鬼妹仔。

她進房後不久,就馬上脫下 全部衣服,就在房間中換起衣服來﹗﹗

這時我想起 我曾經在 明珠台 看過 全美超模大賽 (America's Next Top Model),節目中的模特兒竟然可以在鏡頭前換衣服 ( 只剩下Bra 和 底褲)而毫不尷尬﹗﹗

這一刻我在想,是不是所有鬼妹仔 都這樣開放的呢?還是我真的太保守? 即使我是男生,我也不會在陌生人面前脫下所有衣服吧﹗雖然房間內的我正在睡著(裝睡)。

那個鬼妹仔換了一套 連身裙後,另一位 鬼妹仔 又走進來 換衣服﹗﹗

我差點連噴了兩次鼻血。

天啊,你看見我沒有打鼻鼾,就知道我正在裝睡了吧。你們跑進來 換衣服,害得我連血壓都上升不少。可恨的是,我當時是沒有戴上眼鏡﹗加上我有深近視,我根本看得不太清楚。

她們走了之後,我終於可以安心的睡覺。一直睡到晚上八時多就外出吃晚飯。晚飯我選擇在地鐵站附近的餐廳,這間餐廳就是我昨天到過的那一間餐廳的其中一間分店。

我點了香蕉pancake、雞腿、薯仔、磨菇、沙律和一支七喜。加起來是 479盧布(約120港元)。

吃飽了之後,就到附近的超級市場走一走。打算買點俄羅斯的特産 :黑魚子醬 和 伏特加。不過超級市場裡的 黑魚子醬 和 伏特加 價錢都不低,比較好的都要上千元港幣。而且 黑魚子醬 和 伏特加 份量都很多,我一個人根本就吃不到那麼多,到最後只是買了一支價值37.7盧布的礦泉水。

回到Hostel,快要晚上十時。先去洗澡準備睡覺。回到房間,看見同房的香港女士回來了。另外,房間內多了一位新入住的男住客。

那位香港女士 主動問我:「你今天到過那裡?」開始帶起話題。然後她自我介紹,她叫 Joan。Joan 是位看起來有點Baby face 的女生,身材有點矮小,所以起初給我的感覺還是比較年輕。


原來她是教師,剛過去的一個月已經在東歐其他國家遊歷過,來莫斯科之前也到過聖彼得堡。現在莫斯科是最後一站了。過幾天就要回香港,準備新學期的工作。

joan說,我是少數喜歡旅行的香港男人。她說,她經常一個人到外國旅行,都很難見到一個男人「隻身」自己去旅行。笑說香港男人都是「無鬼用」,只懂留在香港打機、砌模型,不懂得外出看看這個世界。

的確,香港的男人都是「無鬼用」。就好似香港的高官一出錯,只要有老婆者,立即就會將「老婆牌」打出來,不管是貪心的、建花槽的、掘地牢的、劏房的、賣樓的,千錯萬錯,都是老婆的錯。有起事上來,就會拿出「老婆」來當作「擋箭牌」,就知道香港的男人都是無鬼用。

我也較少見到香港男人「隻身」去旅行,陪女朋友的就很多。反而在過往多次的旅行中,也看見很多香港女性隻身拿著大大部的單鏡反光相機,背著背包去旅行。就好像當年在挪威Kiruna碰見的,還有上個月在日本碰見的,還有就是這次旅程中碰見的 阿旦、KiKi 和 Joan ,也是隻身拿著大大部的單鏡相機,拿著背包去旅行。


有看過 Canon EOS500D 和 EOS550D 的 MyJourney 電視廣告嗎??

廣告中的女主角,一位拿著 500D 相機去希臘,另一位拿著 550D 到印度恆河旅行拍照。愈來愈多這類型的少女,一個人拿著單鏡相機,背著背包去旅行。真的愈來愈多。愈來愈多。

不過,我解釋,不是所有男人也很容易一個人去旅行。我想,男人很少想一個人隻身去旅行。獨身的嗎?一個人去又怕被人說是 獨男。要一面拿著 Lonely planet,一面唱著草蜢的 Lonely 嗎?

Ah~Ah~Ah~ LONELY!地球是否獨剩餘LONELY?

太Lonely了吧。

有另一半的男人,也不容易一個人去旅行。

去旅行,不同的是,女人請示男人,男人回應多數是「好呀,你去啦﹗」。男人心裡恨不得可以放假幾天,樂得清靜。 相反,男人請示女人,得到的回應是「你夠膽咪去囉﹗」 有女朋友 或者 有老婆的男人,那來這麼容易 逃出五指山?所以,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男人不會那麼容易一個人去旅行。

Joan 聽到我的講法後哈哈大笑,又問我這次旅遊的目的。我說我很想看 史大林式的建築。不過她也不知道甚麼是史大林式建築,我就拿起手機,找了一些圖片給她看。

然後她說,她很喜歡沙皇時代的建築⋯⋯然後說了很多沙皇時代的事。
我突然問她,你在中學是教歷史科的嗎?

「對,我教西方歷史 和 地理的。」她回答。

我的直覺告訴我,很多香港女生都不喜歡讀歷史。而她這麼清楚各國的歷史,而且連年份都記得很清楚,所以我估計應該教歷史科吧。我果然沒有估計錯誤。

然後我問Joan:「你知不知道 『正露丸』的由來?」

她回答不知道。於是我就繼續說下去。

「其實這個故事 和 俄羅斯也有關係的。話說在 明治期間,日本陸軍在戰爭期間飽受因不衛生的飲用水造成的傳染病之苦,發明了「征露丸」。「露」是舊時日本對俄羅斯帝國(露西亞)的譯名簡稱,其含義便是「征討俄國用的藥丸」。後來,因為 征 字帶有 侵略意思,所以便改成同音的日語漢字 「正」字。就變成了現在的『正露丸』。」

說起 俄羅斯,俄語的發音是 「Россия」(俄語羅馬化:Rossiâ)若依照音譯,應該翻譯成「羅西亞」或「羅斯亞」吧。明朝時期曾稱為之羅剎國,後曾隨日本稱其為「露西亞」,簡稱「露國」。為何會翻成 「俄」羅斯呢?那個「俄」字從那裡來?

史籍記載明朝的時候,大多稱為「羅斯」或「羅剎」。這我們平時也聽過吧。 聽說,由於當時和「羅剎國」接觸最多的還是游牧於中俄之間遼闊草原上的蒙古族人。用蒙語拼讀俄文“ROCCIA”時, 必須在“R”前面加一個元音才合乎規範。如果不加元音,很多人發不出“R”這個捲舌音。於是把它唸成 “OROCCIA”,因此元代時 轉譯成漢語時,就成了“斡羅斯”和“鄂羅斯”。

後來滿清時代,由於滿人本身是外來胡人的身份,認為昔日漢人對於外族的音譯名稱,都常故意選擇帶有不雅或種族歧視意味的用字,因此全面翻修所有相關的譯名。所以後來 滿清 把 “OROCCIA” 的發音重新翻譯為「俄羅斯」,更進了《大清統一志》、《異域錄》和《清史稿》,才代替了“羅斯”和“鄂羅斯”等其他譯名,自此沿用至今。

我又和 Joan 談起,我很喜歡 “鹿鼎記”中韋小寶與羅剎國公主蘇菲亞的那段故事。

這時,房間中的男生見我們談得很興奮,他突然自我介紹。這個男生原來是俄羅斯人,叫 Oles,今年22歲,大學畢業,他不是住在莫斯科的,這次來莫斯科是探女朋友。今天才剛到步莫斯科,明天就可以和女朋友見面了。


看他的樣子很興奮,很期待。就好像小學生很期待去旅行而興奮得不能入睡的樣子。

我跟 Oles 說:「你要有心理準備。因為我的鼻鼾聲很大,你今晚可能不能入睡啊﹗」

旁邊的 Joan 則 附和我:「對,他的鼻鼾聲很大﹗」

我估不到 Oles 回答:「 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剛才 Check in 時,職員已經告訴過我。」

我:「⋯⋯⋯⋯⋯」

Joan 大聲笑得 人仰馬翻。真估不到我 鼻鼾聲很大 這件事已經成為Hostel的大事。萬萬想不到連櫃台職員也知道。更有可能的是,我已經被列入了黑名單。

我們和 Oles 談了很多 有關俄羅斯的事。畢竟,有關當地的事,問問當地人就最清楚了。Joan對俄羅斯的現今經濟很有興趣。我們談及了 俄羅斯的經濟、彈 Flight Of The Bumble Bee 很出名的 Maksim Mrvica 鋼琴家,以及 海豚音王子 維塔斯Vitas、車路士的老闆、俄羅斯警察等等。他告訴我們,普京上台後,警民比例 高了,高得令人可怕的地步。但現今的警察也年輕化,貪污反而少了。

我說:「對,就在紅場上看見很多很多警察,感覺很安全。反而來俄羅斯前一直很擔心這裡的警察。」

Joan 則對Oles 能說這麼利流的英語感到驚訝。Joan 問:「你在那裡學習英語的?」

Oles 說:「我很喜歡看外國電影。特別是王家衛的電影。」

這時我和 Joan 也異口同聲的問:「甚麼?看王家衛的電影學英語?」

我和Joan也忍著偷笑。Oles 不明白我們在笑甚麼。Joan 解釋,王家衛的電影在外國很受歡迎,可是在香港則不是太多人懂得欣賞。

Oles 依然聽得一頭霧水。

後來我們得知,Oles 對香港很有興趣,將來很希望到香港走走。又問我們香港是不是地方很大。因為他看電影得知,香港有很多高樓大廈,感覺得香港面積很大。

後來,Oles 看見我的手提電話是 iPhone時,他對iPhone 似乎感到有點興趣。我開啟了iPhone中的相片,告訴Oles這相片中的女人是我太太,另一個則是 我的女兒。

這時 Oles 感到很奇怪,然後問我:「 Joan 不是你的太太嗎?」

我和 Joan 也異口同聲的說:「啋、啋、 啋﹗」

原來 Oles  一直以為我和 Joan是 一對夫婦,因為我們都是來自香港﹗﹗直至我拿出相片給他看時,他才知道我的太太是另有其人﹗

我們一直談到晚上十一時,這時,天色才開始暗。大家開始也有睡意,我們就談到這裡就完結了。估不到快要十二時了,阿旦和KiKi也還未回來,而且同房的鬼妹仔也還未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