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遊記 ==
 

2007-11-27

早上7時就起來了,兩個人輪流用洗手間,加上要穿上很多厚厚的衣服,花了很多時間。9時15分才能出門口。
因為今天就要離開羅凡尼米,即是說要搬行李到另一間酒店,麻煩的事情又再來了。

後來想了一想,因為我們是租車的。所以,可以先去租車的地方拿車子,然後把車子開回青年旅社,把行李放到車上,然後再到Hotel Santa Claus酒店交回門匙,再出發到其他地方。那麼就不用拿著重重的行李,走到酒店交回門匙,然後又跑去租車的地方。

預約了的租車時間是9點正的,但我們9點15分才出門口,30分左右到了租車的地方附近。但找了很久也找不到那間租車公司。走到附近的 店舖問一問,那些人說那間店就在街角。又再走到街角,但看見的不是我所找的租車公司。這時已經是9點45分了。
 

早上從窗口看出去
找到了租車公司了

一進門,職員就立即叫出我的名字:SONY?
我:YES!

我問他,為甚麼公司的名字都不同了?之前是 SIXT,現在變成了 SCANDIA!
他說了很多我不明白的英語,但他有我的文件,應該錯不了吧。我估計可能公司被TOYOTA公司收購了吧。因為在SCANDIA的LOGO下面,有一半是日 本 TOYOTA租車公司LOGO。

而我之前所訂的是 法國的車子,而這時就變成了 日本TOYOTA的車子。公司還把車子Upgraded,但租車的價錢沒有改變。

其後,職員告訴我車子停泊在街尾的停車場。到了停車場,很容易就找到車子,車匙已經插在車箱內,原來職員早就把車子的暖氣開了,進了車 子就覺得暖烘烘的。
 

租車公司的職員很像 《回到未來》的男主角
這幾天代步的車。TOYOTA  AVENSIS

第一次駕駛 方向盤安裝在左邊 的車子,有點興奮。試了一下車子之後,就開始駛出馬路了。用右手打轉向燈,竟然變了水潑的開關。真的有點不習慣。

租車的地方,其實就在酒店附近,但我們要先回青年旅社拿回行李,把行李放到車子之後,又再回市中心的酒店交回門匙。
 

開車回 青年旅社
聖誕老人酒店

我們肚子都餓了。附近就有一間麥當努。那一間麥當努也很有名,之前在網上和旅遊書都看過,這間世界上北緯最高的麥當努。也就是說,往後 再北的地方,就再沒有麥當努了。

餐牌沒有英文,我們又看不明白芬蘭文,所以都只是看圖估食物。點了一個巨無霸和一個魚柳包的餐。單單只是點了兩個套餐,已經超過10多 元歐羅,收費驚人。

難道是用北極熊肉做的巨無霸 和 挪威三文魚肉做的魚柳包?!
 
 

世界最北,也是最接近北極地區的麥當努
應該係世界最北麥當努套餐

其實, 羅凡尼米市已經在落於北極圈線的邊緣,再往北走,已經是北極地區了。往後去的地方,將會是更加人煙稀少,更加荒涼。

但芬蘭北部的拉普蘭人居住區是歐洲最大的未受破壞的自然區域。畢竟,愈是人煙稀少的地方,才免受人類的破壞吧。

車也沒有一架
連路也幾乎看不見

 

11點左右,我們才在麥當努完成我們的早餐,便正式開車出發了。不一會兒我們已經開車駛進了北極地區﹗往後的幾天,我們都會一直在北極地區裡。


起初的30公里,路上還會看見車子,但過了一會兒,就已經幾乎長時 間看不見有對頭車了。反而,路上有時會有野鹿和野狼出現。


 

路在哪?
有野鹿跑過!


大約開車開了一個小時左右,就看見一座橋,過了橋,就是瑞典王國了。因為芬蘭和瑞典都是歐盟國家,也是申根公約國,所以兩個國家都取消了邊境關卡。

基 本上會看不見要檢查的房子。平日在落馬洲和文錦渡關口,都習慣了下車檢查,之後又再上回車,過了橋又再下車檢查。

若果不是一早在地圖找過,或者沒有留意衛星導航系統的話,可能「不小心」就會過了另外一個國家。
入境到了瑞典。又來個對瑞典的認識吧。 

一想起瑞典,會想起:IKEA宜家傢俬、Ericsson愛立信、SAAB紳寶 和 H&M。 

過了橋,就看見了一間屋子。還以為會不會是入境大樓?但是門口有牌子用英語寫著「Convenience Store」。剛好,我很想買咖啡來提提神。

在屋前泊好了車子,就進入了屋。那間屋子一點也不似便利店,其實可以說是一間普通的民居,但改裝成一間小餐廳吧。
 
 

過了邊境,看見瑞典的第一間屋
從地上拿起一堆很大的雪

 
很大啊!
小屋內


我和Kelly問問她,有沒有東西可以吃。那裡的太太回答我們,有麵包和西餅之類。雖然我們一個小時前才吃過麥當努套餐,但真正的「貴 夾唔飽」,肚子還是空空的感覺。

我又再問太太,「 Any other food?」太太想了一想,說有「Sandwich」。那我們就點了兩件三文治和一杯咖啡。再問問太太,可不可以付 歐羅。太太回答可以。然後她今天的報紙找出今天歐羅和瑞典克朗的兌換率。

我們看看房子內的鐘,發現了好像慢了一個小時。之後就問太太,芬蘭和瑞典之間是不是有一個小時的時差?太太回答我,的而且確,芬蘭和瑞 典之間是有一個小時的時差。之後我們便再把手錶的時間再推遲一個小時。原本現在是12點半,現在又變回11點半。
 
雖然一河之隔,但是這裡不是用歐羅,而且有一個小時的時差,感覺很奇妙。

三文治
很好人的太太


吃飽之後,又再繼續上路。又繼續在雪地上駕駛,駕駛左一個小時之後,終於看見另一個較多建築物的地方。叫做 PAJARA。看一看車內的油計錶,原來已經用了一半汽油,不知還有多少路程,還是先加了油。
 看見有 Shell 的加油站,便馬上把車子駛進去。雪很深,看不到黑色的柏油路,基本上若果不是有指示牌,基本上都不知道正確的道路在那裡。

 

又見野鹿
到了 PAJARA 



第一次加油,看不明白當地語言,不懂得如何加油,便走進油站內問問職員如何加油。基本上在香港所有油站都是有職員為你加油的,但在很多 外國地方,都是自助加油的。職員聽到我不懂如何加油,便馬上在身後拿起厚厚的外套,然後穿上,接著便跟著我到了加油機,幫我加油。

室外真的很冷,大約 零下二十五度
 

加滿之後,便走回室內付錢。由於我們沒有瑞典的貨幣,所以我就用信用卡付款。付款後又再開車出發了。從另一個出口離開油站,就走不到遠 處,便發生了意外。

由於整個地面都是雪,根本上是看不到黑色的柏油路,要知道那一條路可以通行,基本上都是「靠估」的。

轟的一聲!
不幸地,我的車子在雪上卡住了。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原來那不是一條路。
車子撞入一堆很深的雪,深得連車門都被埋了。我推不開車門,我發現,我被困在雪地中。

 即使求救,也要離開車子吧。但車門都推不開,如何求救?正在從車窗爬出之際,Kelly發現她那邊的車門可以推開一點點, 而那一點點剛剛好足夠一個人出去。

之後,Kelly先離開了車,然後就到我離開了車子。我發現車頭和車底已經困在雪埋之中,然後就用隻手推開那些雪。推了很久很久,推開 了一半的雪,再次走回車內,再次開動車子,看看能不能退後。但發覺依然不能移動半點。非常非常失望。

 就在這時,我看見一架車子駛過,然後停下來。原來是剛才幫我加油的油站職員。他在油站裡看見我的車子不能動,就駕駛著汽車 來幫忙。

 他用繩子扣著我車子的尾巴,然後他叫我上回車上,把車排轉到後波。轟的一聲!我的車子從雪埋中逃了出來。之後我下車向他道 謝。他就很瀟洒地上回他的車,就駛回油站。
 

油站職員幫忙拉我出來
KIRUNA Information Centre

之後,便小心翼翼地駕駛,因為很怕會再次撞到雪堆。又再開了約2個小時,終於到Kiruna了。這時天色剛剛好入黑,而我根據衛星導航 系統,把車子開到市中心,然後就停泊在市中心的廣場。

雖然天色開始愈來愈暗,但其實也不過是剛剛下午3時。我們找到了一間酒店,進入了大堂問問有沒有房間可以留宿一晚,職員回答我們在可吸 煙的樓層有一間房子。之後問一問價錢,她說一晚大約要1700元瑞典克朗。雖然不知道港元和瑞典克朗的匯率,但印象中,瑞典克朗比港圓高一點點,估計一晚 要1700至2000港圓。

Kelly說我們不如再找找其他地方住宿吧。然後我們又再次走到停車場,看到有個 i 字的牌子,應該是旅遊中心吧。走進去,問問旅遊中心的職員可不可以幫我們找找有沒有平價的酒店。
我:「Do you know where have any cheap hotel or motel?」
她說:「you mean Hostel?」
我:「Hostel is ok!」
然後她就拿出地圖,指著地圖中一間叫 Yellow House的 Hostel。並說:「This Hostel is the cheapest」。
我就問她可不可以幫我問問還有沒有房間,並且幫我們預約。
之後她就拿起電話,用瑞典語和對方談了很久,然後就回答我們:「Stay one night is no problem, But you need 30 later to Check in !」
我們說:「No problem。Please help us book!」

因為Yellow House Hostel離市中心不遠,估計駕車到的話只要3-5分鐘,所以我們就在市中心一帶先散步一下。後來看到一間中式餐廳,叫做南京飯店,我和Kelly也有 點肚餓,所以決定在這裡吃飯。但我們在門外看不明白餐牌,因為餐牌的都是瑞典文。

打開了門,看見黑頭髮、黃皮膚的女人,終於問:「Can you speak Chinese?」
老闆娘回答:「 Yes。」
然後我就用國語問:「可以說中文嗎?」
老闆娘就回答:「 ke yi (可以)」

太好了,來了這個冰天雪地的地方,找到同鄉的感覺,太棒了!
因為 Kelly很想吃飯,不想吃漢堡包、Pizza之類的食物,所以我就問老闆娘,「有飯吃嗎?」
老闆娘回答:「有!」

然後我就和 Kelly入座,再叫老闆娘推介一些食物給我們,因為我們都看不懂有甚麼。
之後老闆娘就介紹 炒豬肉和腰果炒雞丁給我們。原來即使是中式餐廳,但為了適應當地口味,原來很多菜都是炸的。我們看見當地人點的菜都是炸的。不知是炸雞還是炸魚。

 
 

下午四點。KIRUNA 市中心
南京飯店

和老闆娘談天,知道原來老闆娘是在英國出生的華僑,老公是瑞典華僑,20年前嫁到瑞典。現在有一個13歲和一個9歲的兒子。原來老闆娘 也來過香港,因為她的姐姐就是住在沙田。可想而知,世界真細小。

吃飽之後,我們回到市中心停車場,之後調教衛星導航系統,輸入Hostel地址。不一會兒,大約5點半,就開到yellow house Hostel check in了。Hostel的話事人,並不太友善,還指責我們知不知道hotel 和 Hostel 的分別。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入住Hostel的人,基本上都會自己帶床單和枕頭袋。但因為我們從沒有想過入住Hostel,加上不知道原來入住 Hostel要自己帶床單和枕頭袋,所以只好租用他們的床單和枕頭袋。(奇怪的是,昨晚入住Rovaniemi的青年旅社又不用自己帶床單和枕頭袋,而且 費用已經包括在房價之內)

入住Hostel,還受了點氣,真的有點兒…
但Hostel的房間的確很便宜。200瑞典克朗 一個人,兩個人就是400瑞典克朗。加上兩個人的床單和枕頭袋費用,全部總共花了500瑞典克朗。

拿了門匙之後,從車尾箱拿出行李走到房間。房間在閣樓,拿著重重的行李走上樓梯,真的有點難道。房間內沒有馬桶,沒有浴缸和花灑。休息 一會,大約晚上七時,Kelly就離開房間,到下一層洗澡。
 

炒豬肉。腰果炒雞丁
黃色小屋內

不一會兒,Kelly又折返回來。她說樓下有一個女孩,但Kelly不太懂英語,不知道那個女孩說甚麼,所以我穿回外套就下樓梯看一看 發生甚麼事。
有一個亞洲人面貌,年約20歲左右的女孩。我就問她發生甚麼事,她用英文回答我,她找不到Hostel的話事人。大家的英語也不太好,溝通有點困難。但我 也幫她找找話事人。

後來我問她:「 Are you Japanese ?」
「No, Korean。And you?」
哦。原來是韓國女孩。

我回答:「Hong Kong。」
「 Can you speak Japanese?」 我問。
「No.」 她回答。

她問我為甚麼這樣問。因為我發覺我和她的英語都太爛了,若果大家也懂日文的話,應該可以把正確的意思說出來吧。不用大家都估計對方說的是甚麼意義。

我和她都找不到 Hostel話事人,之後大家便在門口談起來了。(都是用很爛的英語)
原來她一個人出來旅遊,一個人坐火車來到 Kiruna,之後下了火車之後,就一面看著guide book,一面拖著行李來到這裡,原來她本身也沒有預先預約,來到這裡想找Hostel的話事人問一問有沒有房間。可能話事人外出了,不知道何時回來,所 以我提議她不如到 information centre 找找別的Hostel吧。
但她說,information centre已經關了。

我從外套拿出剛才在information Centre的地圖,指了其他的Hostel給她看。
她問我知不知道 電召的士電話號碼。我看到Hostel的告示板上有電召的士電話號碼,但我告訴她,這裡沒有電話。
她有點失望。
「I have a car,I can drive you go to other Hostel 」我說。
之後我從外套拿出車匙。
那個女孩眼睛發亮似的,大聲說了一句:「 Really?」
我回答:「Really!」

在這冰天雪地的世界,大家也是來自亞洲,能幫忙的就盡量幫忙吧。沒可能眼白白看見一個女孩,在又黑又冷的地方,外面大約零下30度,要 她一個女生去找Hostel。於心何忍呢。

說不定,其他Hostel根本沒有房間,可能她會白行一趟。
既然我有車,何不載她去找找呢。
「 But I need ask my girlfriend.」我補充。
當然我不能沒交代一聲,就一下子跑去幫人吧。

之後我又跑回房間,問問Kelly我可不可以去載那位韓國女孩到其他地方。Kelly答應後,我又跑回那位韓國女孩身邊。正當我們走到 車子旁把行李放到車上,這個時候,話時人的車子駛回來了。看見話事人手上一袋袋食物,應該剛才到外面去買食物吧。

那位韓國女孩,就問問話事人有沒有房間。那位話事人起初也不想理會她,更叫她到其他Hostel找找。但那位韓國女孩一直追問有沒有房 間。話事人最後很不願意地說,還有一個單人房。那太好了。然後,她就填寫入住表格。我看到她原來姓 Kim。

當辦好了之後,之後我就幫 Kim拿著很大很重的行李上房間。Kim很不好意思地答謝。「Thank you very so much」。我回答:「if you have any problem,you can find me. My room is 211」。

韓國女孩道謝之後,我就回我自己的房間。

今晚的天色也是一般,而且入黑後已經開始下雪了。今晚應該也看不到北極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