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

♫靈魂被抽乾 殘留著軀幹♫



關島比香港快兩小時。朝早六時半降落在關島安東尼奧·汪帕特國際機場,比預計時間遲了40分鐘。

 

$day2_photo1
在機上看日出
$day2_photo2
剛到達關島機場

降落後,在閘口拿了嬰兒車,然後走到辦理入境的地方。兒子和女兒先上洗手間,然後走到入境櫃檯辦手續。

持有 BNO 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可豁免美國簽證入境關島,並逗留 45 天。入境時,可以交出 預先在機上填由關島航班的機上服務員派發的I-736入境表格,或者預先早在出發前一個星期在網站填寫,然後再列印出來攜帶入境。

和一位女入境官有說有笑,我看見她在護照上蓋了四個印,然後就叫我右手的4隻手指放到機器上套取指模,然後,右手的姆指放到機器上套取指模。接下來是左手的4隻手指放到機器上套取指模,然後,左手的姆指放到機器上套取指模。

之後除下眼鏡在鏡頭前拍了一張照,然後就輪到我的太太做相同的事情。入境官把幾本護照交回給我之後,我滿以為這樣子就完成了。

結果入境官叫我們整家人先進入一間辦公室。那個辦公室就好像電影機場客運站(The Terminal)中,主角每天維克托每天都要去詢問Torres警官能否得到簽證的那個辦工室一樣,但關島這個辦公室內卻只有我們一家人。

辦公室左手面是一排排的椅子,入境官吩咐我們先坐下。辦公室右手面就是一個櫃檯,櫃檯後面應該是官員的辦公室吧。我還留意得到牆上面有三張相片,最高的一張是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左下方的一位是一個女性,我不知道是誰,反正應該就不會是特朗普太太或他的女兒。我估計應該是美國國土安全部長Kirstjen Nielsen吧。右下方的一位是一個男性,然而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等了一會兒,有一位男性職員把我叫進房間,臨進房前,他吩咐我把手提電話留下來,而我的家人就一直坐在房外的長椅子上等我。他吩咐我進入一個房間,看起來是一間會議室。我坐在窗邊的那邊,而坐近門口的分別有一位男性官員和女性官員。

我看一看手錶,已經是早上七時了,然後我開始被盤問。一開始,男官員就用英文對我說:
「我們將要問你一些問題,原因是因為你去了太多國家了。」
我留意得到他用「很多」的字眼是 a lot of,而不是too many。我還記得我的英語老師向我說過,a lot of 用於正面情緒,而too many則用於負面情緒。

接下來他問了我很多很多問題,包括我的職業、我的收入、內子的職業和收入、我父母的職業、內子父母的職業、我之前去過的國家等等。當我一一回答時,女官員就用筆記下我所回答的事情。

男官員面前有一大堆A4紙的file,那堆A4紙的厚度大概比聖經還要厚。我留意得到最頭的幾張,是我的網站截圖。還有,他問我的一些問題和答案,應該是我在2014年申請簽證時回答過的,還有2015年入境美國時回答過的問題,他都有備份和當時的資料。

然後,他就問我有關我網站的事情。為甚麼要花時間,花精神去構建一個網站,而卻毫無收入。
他不理解。若果他要用廣東話四個字來形容我的話,大概應該是:「得閒得滯」。然後又問我為甚麼在我申請美國簽證那年之前的五年,去過28個國家那麼多。

以我當時的收入水平和經濟情況來看,理應不可能有這樣多錢去旅遊。我從他看我的眼神當中,看得出他很懷疑我的人生。他可能懷疑我的人生是否在「開外掛」。

所謂「開外掛」是電子遊戲術語,簡單來說就是在遊戲中作弊,令遊戲情況對自己有利。特別在PlayStation遊戲機年代,就有一種遊戲修改器,名叫做「金手指」,玩家只需要安插在遊戲機的背後,遊戲前先載入到金手指介面,再輸入特定的十六進制源碼,就可以修改到遊戲中的大部份數據,例如玩家透過使用金手指將遊戲中的角色級數調到最高級,或者將擁有金錢或道具調到最大值,令玩家擁有絕對優勢,電腦角色便會無還擊能力。

如果人生都能開外掛,一開始就能把自己調校到懂得五文四語、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文武全才,武功蓋世,再把金錢值調到$99999999 或者無限金錢,那不就是擁有絕對優勢嗎?

最後,他們問我的就是 安全問題。問我是否恐怖份子、是不是壞人,有沒有帶武器來美國,有沒有在其他國家留過案底,有沒有紋過身之類的問題。

我估計他們盤問我,有以下幾種原因。
一)我沒有工作,但有收入
二)依他們的說法,我去過太多國家
三)我曾到過中東,特別是去過伊拉克

之後就請我出會議室,和家人會合,然後他走回櫃檯,把我的護照蓋上印,我看一看手錶,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原來我被盤問了一個小時,終於可以離開辦工室,走去行李帶那邊拿行李了。

經過一個小時的純英語盤問,我自覺我的英語聆聽水平好像大幅度提度了不少。

然後因為我們已經遲了一個多小時,行李帶已經不再轉動,而且上面也沒有任何行李。行李帶附近也沒有任何乘客,旁邊只有一位清潔工在打掃。清潔工說叫我們走到遠處的那邊。進入「行李認領處」房間後,職員問我拿「行李牌」,然後就把我們的行李歸還給我們。這時,內子就發現了我的行李箱前後都被掟爛。

你問我當時沒有想過會不會是美國國土安全部,強行檢查我的行李時弄破?我完全沒有想過。是因為我的行李根本就沒有上鎖,而且我的行李箱內全都只是衣服,根本就沒有可疑的東西,他們根本不需要這樣做。而且,行李箱爛掉的地方,都是上下左右四個角,很明顯就是被掟爛,而不是強行打開的那種。我和「行李認領處」的職員交談了一會兒後,他開了一張發票給我,叫我回香港時到聯合航空找職員商量賠償事宜。

然後,我們就離開行李帶的位置,進入了入境大堂。這時,大堂上除了租車櫃檯職員之外,幾乎空無一人。機場有多間租車公司的櫃檯,但正正就沒有我預約的TOYOTA租車公司。我記得租車公司是不在機場範圍,而是在機場外附近的一個空地上。所以,應該有 TOYOTA租車職員在等我,然後帶我上接駁車到租車公司的。

可是原本我到達的時間是早上五時五十分,過去一般情況是早上五時二十分左右已經到關島。不過今天卻遲到了一個小時,六時半才到關島,加上我被盤問了一個小時,加起來已經遲了兩個小時,所以租車公司的職員理應早早就離去了。

我走到其他的租車公司詢問一下有沒有方法可以聯絡得到TOYOTA租車公司,他們都表示愛莫能助。我走到室外,的士司機表示可以幫忙,卻要收我十美元。我知道,其實路途不算遠,而且十美元是最低消費,他們沒有多賺我。不過我之前看過地圖,記得那間公司的位置,於是我一個人步行離開機場。

我不知道行人能不能直接步行離開機場範圍,所以我一直在停車場內行走,然後穿過草坪,再橫過馬路,走了大約十分鐘左右,終於走到了TOYOTA租車公司,這時我已經滿頭大汗。

職員看見我一個人直接步行走過來都表示驚訝,大概他們沒有想過會有人直接步行走過來吧。車子早就在外面準備好,然後一位男職員帶我出去檢查車身,之後我就把車子開走了。

 

我又差點入不到美國境了
這次租的四驅車

 

車上沒有GPS,我身上的電話也沒有漫遊數據,我只好 憑着記憶開車回機場。幸好我的記憶都不錯,一下子就駛回機場,內子等人就在外面等着我。我們把行李都放到車上,又安裝了兒童和嬰兒座椅後,就開車出發往酒店,Royal Orchid(關島皇家蘭花飯店)。

 

酒店資料:關島皇家蘭花飯店 (查詢房價)

附近其他酒店介紹:

希爾頓關島水療度假村 (Hilton Guam Resort & Spa) (查詢房價)

關島喜來登拉古娜度假村 (Sheraton Laguna Guam Resort) (查詢房價)

關島日航酒店 (Hotel Nikko Guam) (查詢房價)

關島凱悅酒店 (Hyatt Regency Guam) (查詢房價)


我開的車是TOYOTA Rav4。車長4.6米 ,闊1.84米。我覺得很闊。可能因為我家的小車只是 闊1.62米的關係吧。雖然只是相差大約24cm左右,還不到一張A4紙的長度,但感覺就好像闊了50cm的感覺,不過開了一會兒就習慣了。

從機場開往酒店,只不過是七分鐘左右的。要不是因為等燈位的關係,應該可以少於三分鐘。酒店旁邊有一條斜坡,斜坡之上就是停車場。我把車子泊在那裡,然後把行李推到大堂。我選擇這間酒店的原因是,在同價位中可接受的住宿品質與離K-MART最近,加上離機場和海灘的距離也很近,稱得上是 性價比(Capability/Price 值)高的飯店。

而且酒店歐風設計營造出奢華感,床夠大空間也寬敞,只是設備偏於老舊一點。飯店一樓與二樓分別有兩間鼎鼎大名的餐廳,湯尼羅瑪斯(Tony Roma's)與卡布里喬莎(Capricciosa),飯店門口左邊還有人氣很旺的牙買加燒烤(Jamaican Grill)與ABC商店,這對住在皇家蘭花飯店的旅客來說非常方便。

來到酒店大堂,酒店職員向我說,這時只是早上九時,離酒店正式入住時間時間下午三時還有六個小時。若果現在要提早入住的話,要付55.5美元。我和內子商量一下,我們入酒的酒店每晚價錢,節扣後只不過是60美元一晚,現在提早六小時卻要多付一晚價錢?內子說我們還是等到下午才入住吧。於是就把行李寄存在酒店大堂,我們開車離開去吃早餐。


行了5795英哩
關島機場外的銅像。火雲邪神?

 

 

我之前看過 tripadvisor,說關島排名第二出名的餐廳是一間早午餐店,我記得離這裡不是太遠,於是便開車到那裡去。

餐廳叫做 Pika’s Cafe。餐廳只營業到下午三點,因為老闆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擁有跟家人共享晚餐的權力呀!Pika在當地語言 查莫洛語中,解做「辣」的意思。但這個詞語,也是老闆娘的名字。

Pika's Cafe
Pika's Cafe內

 

 

這裡提供一些當地人常吃的早餐款色,例如我點的就叫做 班尼迪·查莫洛(Benedict Chamorro)。查莫洛(Chamorro) 是對馬利安納群島上土著人的稱呼。而班尼迪(Benedict),就當然是 班尼迪蛋。

原本我想點的是 Loco Moco,據說當地土著最喜歡點這種。我覺得有點像香港的碟頭飯,然後飯上面有一堆食物。
這間店就是有太陽蛋、洋蔥、磨菇等等。內子點了 西多士(Kahlua French Toast),其實只是西多士加一些焦糖香蕉。兩個小朋友則吃美式鬆餅配午餐肉。有趣的是,餐牌上是寫成 Pancake with some meat。

 

我點的Benedict Chamorro
餐牌上是寫成 Pancake with some meat


Kahlua French Toast
酒店房間浴室

大約花了一個小時時間來吃早餐,然後開車到 密克羅尼西亞購物中心(Micronesia Mall)的 披叻仕超級市場 (payless supermarket) 逛一逛。超級市場頗大,十時半開始逛,也可以逛了個半小時。不過我已經很累,昨晚在機上整夜沒醒,下飛機後又被盤問了一小時,然後又在超級市場逛了很久,而且我想不到去那個地方Kill Time,於是我便提議回酒店大堂休息,等到三時Check in吧。

當我們一家人累累的坐在酒店大堂時,職員就告訴我們可以提早上房(不用額外付費),於是我們便高興地拿着門咭上房去。進入了房間不久放下行李,我先開水洗澡。內子則習慣地用酒店的熱水煲煲點熱水。

當我洗澡時就覺得,那些水有很大陣漂白水味,很不舒服。這時,內子已經喝了一點點,還打算開開糊仔給Charlotte吃,不過我怕水質有問題,所以吩咐她用支裝水來加熱。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關島的水喉水含有大量石灰質,即使煮沸也不能飲用,會肚子痛。

很快的,我們一家人就在房間內睡覺,一直睡到晚上六時才醒過來。收拾一下東西之後,我們便外出吃晚飯。內子說想吃日本拉麵,於是我開往一間叫 めん喰い(めんくい)的日本餐廳。店名めん喰い(めんくい)一語雙關,其一意思是「吃麵」,不過翻成廣東話「吔麵」會更傳神。其二意思是 「以貌取人」、「喜歡長相好看的人」。

 

酒店房間
men-kui

我把車子開到門口,然後一家人就坐下來。起初老闆娘用英語和我們交談時態度好像只是一般,當我用日語和她談起來時,她馬上變得很細心又熱情。後來有台灣家庭來了時說英語,她的態度又變回一般。我們一家人點了三碗叉燒拉麵,然後又點了一客餃子。味道不錯,很有日式家庭的味道。

 


men-kui內
叉燒拉麵

 

 

 

吃飽之後,我又再開車到密克羅尼西亞購物中心(Micronesia Mall)的 披叻仕超級市場 (payless supermarket) 買了幾支2公升的水 和明天的早餐回酒店休息。內子和孩子們還沒有睡意,所以她們到酒店旁邊的ABC商店和附近的店逛逛,我則留在房間休息。

 

 

 

酒店的play room
感謝老爸在香港幫我找人修理好輪胎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