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5日 星期二

♪曾經的酒肉 多麼污濁 常令你操心 我如今 已離開♪


今天是聖誕節。我們早上起床後就到酒店大堂吃早餐。當吃早餐時,就聽到酒店經理走過來對我們說,因為今晚是聖誕節,所以今晚街上人會很多、車很多,提醒我們要小心。

不過,大概他不知道我們是來自香港吧。香港最出名是甚麼?就是人多車多,每一天也像過節一樣很熱鬧。若果真的是過節,香港街道上人就更多。幾百萬群眾在街上的情況,大概這位經理一輩子也未見過。若果他看見的話,大概會目瞪口呆。

整個「仆街啦」只有20幾萬人。比起我住在香港的北區人口31萬人還要少。還不要忘記,我住的上水每天也有大量從中國大陸而來的水貨客,那些加起來又幾十萬人,斷估你這個「仆街啦」小鎮也沒有上水平日那麼多人。
吃飽了早餐,才是10點左右,距離玩降傘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於是我們就外出逛逛街。「仆街啦」這個名字,在尼泊爾語當中,意思就是「湖城」。我們就由酒店往湖邊方向走過去。

這個湖的名字叫 Phewa Lake(廢話湖),除了是尼泊爾第二大湖泊之外,更是尼泊爾皇家度假勝地,也是「仆街啦」最迷人的地方。
站在 廢話湖邊,就可以看到前方的雪山,有點震撼。雪山,我在冰島也看過不少,但是當我們在湖邊還穿着短袖衫,但還可以看見前方有雪山,就會有震撼的感覺。雖然雪山的大部份都被前方的小山擋住了。

然後我們再往南面走,有些店鋪都未沒開門做生意,所以整條街道都有點冷清。快到上午十一時,我們便走回酒店,剛好接待的人來了,然後內子便跟着那個男人坐車而去,我就留在酒店照顧女兒。

 

$day3_photo1
酒店自助餐餐廳
$day3_photo2
酒店自助餐食物

我拿的食物
早餐竟然有這種卷,但是辣的


酒店大堂
我們房門外的窗可以看到安納布爾納山

 

 

我們入住的teeka resort
酒店門外

 

 

推着女兒外出
附近街道


廢話湖租船價目表
附近街道

湖邊
可以租船


湖景
遠處就是雪山

 

 

 

 

地攤
地攤


店鋪售賣的餅店
店鋪售賣的蛋糕


當地巴士
街上的店鋪


內子到了山上玩飛行降傘
內子到了山上玩飛行降傘


 


內子到了山上玩飛行降傘
內子到了山上玩飛行降傘

可能上個月我和女兒在日本相處的時間多了,女兒跟我單獨相處時沒有太大反感,所以情況還算好。過了一會,我倆都睡着了。

大約下午一時多,內子就回來了,回來時我就醒了。她去玩滑翔傘,只花了400元人民幣,而且費用還待我們回加德滿都時才付。

雖然到了下午,但我們還沒有餓的感覺,所以就沒有去吃午餐,只是在街上一直逛。一直逛到接近黃昏的時候,當我經過一間剪髮的地方,突然想在這裡剪髮。


街上流動小販
的士站?!

很久沒見過人燒粟木
這裡的老板高富帥?!

 

 

街上的小朋友和我合影
我在這裡剪髮

其實在一個星期前,看過 《果籽》,有記者在印度剪頭髮,最特別就係會用蠟燭燒頭髮。雖然用蠟燭燒頭髮不是第一次見,但就一直很想試。就算不是用火,但在尼泊爾剪一個當地人的髮型,也不是很特別的經驗嗎?
於是我便走進了剪髮的地方。那個地方,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叫髮廊,因為十分簡陋。就像小時候 街邊冷巷的那種上海理髮店一樣。

髮型師?!問我想如何剪。我回答:「像你一樣就可以了。」
髮型師冷笑了一下,然後就開始動手去剪了。剪完了,他就幫我按摩了一會,而他的按摩功夫則十分到家,非常舒服。剪了一個髮,才不過300盧比(21元港幣)。

之後,我便回酒店洗頭。不過不知道他們在我的頭髮上塗了甚麼,很油膩的。即使我用洗頭水洗了幾次,還是覺得很油膩,可能是保濕的東西吧,不過我還是喜歡頭髮乾爽的感覺。

之後我們就走出酒店外面吃晚餐。今晚我們到了 KIM’S 餐廳吃 燒烤。坐在我們旁邊的就是一對韓國人情侶。


Kims 餐廳。左手面那枱就是韓國人情侶
這裡最出名的就是燒烤

我們點了一客 RIBS,一客燒雞 、MOMO 和 咖哩。味道還算不錯,不過可能即點即燒的關係,所以 等待上菜的時間非常長。雖然我們都還想點菜,但就不想再在這裡吃東西。


但是燒得比較黑
咖哩


 

Mo Mo(饃饃)
這個也燒得比較黑


於是我們結賬後,就到附近的 Godfather 餐廳坐了下來,準備我們的第二次晚餐。我們點了Pizza。這裡的Pizza 是用柴火來燒,比起一般用焗爐來烤的不同。然後我們又點了一客 卡邦尼意粉,不過這裡的卡邦尼意粉竟然是淡綠色的,而且overcooked,我還是喜歡 al dente 的口感。


之後去了這間godfathers pizzeria(教父比薩)
教父比薩店

這裡有一個很棒的披薩烤爐
就在門外的位置



果然不錯,但是份量比較小,像一人份量
第一次看見綠色的卡邦尼。而且在尼泊爾比較少看見煙肉


next page